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 > 正文

省财政下达3400万元保障防汛抗旱

2019-06-26 22:30:11 | 九八生活网

“你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反倒是又一个人陷入了进来,都是我不好,没想好!”突然,一道恐怖的刀气从天而降斩向那个青衣青年。朗朗乾坤之下,昭昭日光之中,怪物无所遁形,只能在杨立的眼皮底下,在杨立的神识探测之下,毫无花俏地演变身形,令对方看得真切。

“无名兄谦虚了,如果说实力内门弟子之中确实有不少实力更在我们之上的,不过若说刀法之精湛,我还没有见过比无名兄更甚的,能斩出意境者即便在内门弟子中都是寥寥无几!”燕赤陵笑着说道,倒不是燕赤陵要曲意讨好无名,而是确实如此,三天前的那一刀确实让他至今依然难忘。要不是七级妖兽因为分出大部分身心同大杨立决斗,那么抽打在杨立表皮之上的力度,绝不至于让杨立感到如此惬意,至少打得他逃离幻海弯是绝对有可能的。

  网传2019年将严查高新技术企业?科技部火炬中心回应: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工作一直严谨规范

  近日,一篇题为《补缴税款超2000万!注意,2019年,将严查高新技术企业!》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文章称,广州市白云区科信局将加强对已认定和拟认定(包括重新认定)高新技术企业的管理工作,不合格就摘帽。该文还指出, 2018年,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抽查了享受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的100家企业,竟有80家不符合条件……

  “去年我们并没有进行过如上文所说的抽查100家企业,八成企业不符合条件的数字不知从何而来。”科技部火炬中心高新技术企业处处长郭俊峰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科技部、财政部、税务总局组成全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工作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在火炬中心,承担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小组办公室日常事务性工作。

  至于今年将严查高新技术企业的说法,郭俊峰认为,“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是越来越规范,而非越来越严厉”,各地都在严把质量关,一直在进行高质量的服务、认定、管理、检查工作,各认定机构也都在严格执行《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

  《办法》明确,科技部、财政部、税务总局建立随机抽查和重点检查机制,加强对各地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工作的监督检查。对存在问题的认定机构提出整改意见并限期改正,问题严重的给予通报批评,逾期不改的暂停其认定管理工作。

  而通过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其资格自颁发证书之日起有效期为3年。对于企业而言,跨入高新技术的行列,按国家政策会有相应的企业所得税减免,地方则在人才、土地和奖补有相应政策加持。

  如今,我国高新技术企业认定工作已走过近30年历程,在保证公正公开的基础上如何激活新动能?“在关注数量增长的同时更要强调质量,真正意义上实现高新技术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国家对于高新技术企业认定中弄虚作假的情况‘零容忍’,不管是企业还是中介机构,发现一起、核实一起,核实一起、处理一起。”郭俊峰说,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由36个地方认定机构执行,具体为科技行政管理部门同本级财政、税务部门组成本地区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机构。

  记者查阅发现,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必须同时满足《办法》的8个条件,如企业通过自主研发、受让、受赠、并购等方式,获得对其主要产品(服务)在技术上发挥核心支持作用的知识产权的所有权;从事研发和相关技术创新活动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企业拥有一定的研发投入强度,且在中国境内发生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全部研究开发费用总额的比例不低于60%……

  “符合《办法》8个条件的企业可进行申请,通过专家评审、审查认定后,在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工作网公示10个工作日,无异议后,再由认定机构向企业颁发统一印制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郭俊峰介绍,至于认定机构取消高新技术企业资格的,一种是不符合《办法》相关要求,比如,企业发生重大安全、重大质量事故或严重环境违法行为等;还有一种是,公众反映企业在申请过程存在弄虚作假等情况,认定机构核实后确实不符合资格者,同样也会被“摘帽”。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被取消高新技术企业资格。至于上述文章所说的上市公司中装建设被摘帽,9个月就补缴税款2228.49万的说法,郭俊峰回应说,该公司的高新技术企业资格再次申请未通过,这意味着,被摘牌后,将由认定机构通知税务机关按《税收征管法》及有关规定,追缴其自发生上述行为之日所属年度起已享受的高新技术企业税收优惠。

  (科技日报北京6月25日电) 

其实在雷曼草的心中,她早已是知晓在人类的世界当中,男女经历了如此大事,也就是诸如英雄救了美女,美女最后以身相许的事情也是大有所在的,何况不过是看了区区几眼罢了,那又有何妨?在人群后面的无名一听顿时脸色一变,难怪在人群之中没有看到叶枫原来已经被打伤了。

  窦唯、王菲、朴树、许巍、李宇春……他的履历表上挂着一串鼎鼎大名却第一次如此高光站到大众面前

  50岁的张亚东仍是宝藏男孩

  “原来,张亚东才是《乐队的夏天》里的‘宝藏男孩’!” 随着爱奇艺独播综艺《乐队的夏天》角逐进入白热化,作为节目“超级乐迷”的张亚东的圈粉速度,也跟着火箭式蹿升。

  开播至今,张亚东微博粉丝暴涨50万,日访问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00万之多。

  在上周末刚结束的一期节目中,因为听到乐队盘尼西林改编朴树的《new boy》老泪纵横,更是被舆论一致贴上了“有情怀”“真性情”的标签。这首歌是张亚东20年前制作的。

  有人说,张亚东是《乐队的夏天》唯一的“科普担当”,带着全场观众正确打节拍,因为表演者的一个小细节而细嗅感慨,并且总是能用最温柔的语气,表达出清晰的观点和毫不含糊的态度。

  因为一档综艺,50岁的张亚东,第一次以如此高光的方式站到大众面前。尽管这个低调神秘的男人,早已把自己的名字跟窦唯、王菲、莫文蔚、朴树、许巍、李宇春等大咖紧密捆绑在了一起。

  坐整晚火车

  去北京买罗大佑的卡带

  2008年,张亚东发行了自己第二张个人专辑《潜流》,并演唱了其中一首歌《缓流》,有网友在底下评论:“如果世界是公平的,以张亚东的才华应该长成尹相杰那样才对。”

  可能很少有人知道,文质彬彬衣着得体、说话字正腔圆、音乐做得又洋气的张亚东,老家是在山西大同的一个小县城,推开门就是黄土高坡。

  因为母亲是晋剧演员,张亚东从小就耳濡目染学习地方戏曲,15岁起跟着大同矿务局歌舞团四处演出。

  那时,他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扒谱、记谱和自学乐理上,家里凑钱买的一把旧大提琴,一度成为他的全世界,“练琴的时候总觉得好神圣,每段练习曲都值得弹好久。”

  老天爷也确实赏饭吃。一位发小回忆,外国鼓手打鼓,张亚东看了两分钟,就能上去就把所有节奏都敲出来。演出时,他一个人同时弹高中低三个键盘更是常有的事。

  1991年,20岁出头的张亚东,已经是矿务局文工团的“专家”,凡是购买音乐上的新设备,都是派他去。当时MIDI刚刚兴起,张亚东就向时任领导张枚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词作者)提议,“可以尝试一下”,张枚同特批了十几万预算,让张亚东采购设备。

  因为对流行音乐痴迷,张亚东还曾经坐一整晚的绿皮火车到北京王府井,就为了在音像店买一盒罗大佑《之乎者也》的卡带。吃点东西,又站回家。

  与王菲是“来疏亲”

  与朴树最有默契

  上世纪90年代初,黑豹、唐朝等大批摇滚乐队的兴起,把北京的摇滚氛围推到一个制高点。

  张亚东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呆在小县城里混吃等死了,他义无反顾地来到了北京,住地下室、去酒吧找活,直到偶遇了窦唯。

  两年之后,张亚东以“吉他手”“键盘手”的身份,出现在窦唯《艳阳天》专辑的封面内页,后来他又帮王菲打造出了《闷》《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只爱陌生人》等一系列金曲。

  很多人不知道,《只爱陌生人》的原唱正是张亚东,那首歌收录在他1998年发行的首张同名个人专辑中。当时王菲一听到,就告诉张亚东“我一定要唱,没得商量”。

  而两人合作的第一张专辑《浮躁》,虽然销量是王菲所有专辑里最差的,但却是在乐迷当中口碑最好的。

  去年参加湖南卫视综艺《幻乐之城》录制时,张亚东曾戏谑自己和王菲的关系简称“来疏亲”,意思是“来往稀疏的亲密朋友”。

  当时,窦唯和王菲好着,而张亚东也跟窦唯的妹妹窦颖谈起了恋爱,这四个人经常一起演出,一起做音乐,还被圈里朋友开玩笑称为“家庭式作坊”。

  另一个和张亚东最有默契的搭档,是朴树,两个人都是腼腆、内向、不爱说话。

  前麦田音乐的一位副总告诉钱报记者,在制作《我去2000年》专辑的时候,经常是朴树去张亚东工作室,打个招呼后两人就埋头干自己的事,一整天的对话都不超过十句。

  朴树的特点是喜欢先写曲,然后写词的速度极慢,没耐心的人要被他活活急死。但张亚东了解好兄弟,经常是朴树的曲出来后,他已经在脑子里开始构思编曲,“因为我知道他心里要的那个场景。”

  难怪在时隔近20年后重新听到盘尼西林演绎的《new boy》,张亚东会哭得稀里哗啦,那些蒙了灰的记忆,就像被轻吹一口气,全部都回来了。

  纠结又执拗的矛盾体

  渴望变成“古怪的老头”

  因为“害怕活在别人的期待里”,张亚东拒绝了公司的包装,选择安安静静呆在幕后。难怪有爱奇艺的工作人员透露,当初能说服张亚东上节目,“难度不亚于高考”。

  公众眼里的张亚东,斯文儒雅,而且毫无艺术家那种狂妄、不羁、自大,有感性的真情流露的一面,又有足够的理性能控制自己,甚至带着一种命运翻盘后谨慎小心的低姿态。

  每次录制结束后,回到休息室,听高晓松又在那感慨“我刚才真的感动死了”,张亚东说,那绝对是真诚的、真实的,但他真就没被感动,但也没好意思去说,“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自己简单一点,没那么挑剔,但心里的执拗又放不下。”

  所以,他在节目中的点评,温柔缓和的语气中,观点和态度又从来不会是模糊的。比如“这样的作品,从未从未打动我,以后也不会”。

  刚满50岁的张亚东,生活变得越来越简单。每天,他至少跟乐器呆在一起三四个小时。去年,他练得最多的是贝斯;今年则在猛练鼓,之前一则流传在网上的打鼓视频,被网友评价为“完全不输任何职业鼓手”。

  吃得很随意,天天就是外卖,也不健身运动。唯一算得上爱好的,就是买买衣服。

  从《乐队的夏天》中不难发现,对比主持人马东的“马卡龙装”和“超级乐迷”乔杉的“洗浴城风”,张亚东的衣品明显高出一大截。

  不过张亚东永远只买些牛仔衣、绒线衬衫,还有帽子,所以工作室的小伙伴说,乍一眼看去,张老师好像每天都穿得差不多,“但其实每天都是换了单品的”。

  其实,张亚东不是没渴望过穿得大胆一点、出挑一点,但往往是心里纠结了半天,穿出来还是老三样。

  一直以来,张亚东都很羡慕柯本、毕加索那样无拘无束、疯癫张扬的艺术家。所以,他现阶段最大的理想,是看自己能不能变成一个“古怪的老头”,“哪怕有一阵子能彻底放飞自我,也好”。

  陈宇浩

陈宇浩

不过,石暴对此似乎未知未觉,毫不理会外界纷扰,直管自行其是,享受那烹调的乐趣。后天境界还好,他们还没有打通天地桥,因此感觉不到天地间灵气的变化。对方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境界才达到筑基,放眼西界算是最底层的修士了,能够进入瑶池,只可能是某个教派的弟子。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8-12-23/22047.html | 编辑:李淳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