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女足 > 正文

《跨界歌王》王凯突破自我大换风格 刘恺威放飞自我秀广场舞

2019-01-23 20:02:51 | 九八生活网

而谷主也正在紧锁眉头思考。“一定是蜀山仙剑派的弟子!”“嗖嗖……”

“咳......铮!”的一身不小金属颤音之响,一道青铜酒杯飞过,一道青光炸落巫王大殿一座巨型的紫色香薰青铜坛之上。等到尘埃落定,少年们细细看时才发现这是一个丈高的青铜器,在最上面有个牛头一样的事物,下面则是类似于木门一样构造的方形横板,底部则是两个头颅般大的底座,整个古器显得古朴而又厚重,因为尘封了许多年,上面布满了灰尘,古器越发显得神秘。

  养老金“南钱北调”只是权宜之计

  长安论道

  “拿南方的钱给东北发养老金”,这种思路并不奇怪。但要看到,无论是现行的中央调剂制度,还是未来实现全国统筹后调剂或统筹资金,都仅是弥补部分亏空地区养老金缺口的权宜之计。

  针对“一些地方结余较多,一些地方钱不够花”的局面,近日,有学者支招,用南方多年的滚存结余调到东北解燃眉之急。此言一出,立刻在社会上炸开了锅。

  养老金“南钱北调”,听起来挺有冲击力,但其实就是实行养老金横向转移。这种思路并不奇怪。

  但是,从长期看,在养老保险制度的顶层设计方面,“借富济贫”也只能是权宜之计,而非长久之策。

  我国养老金存在结构不平衡问题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我国开始建立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求的社会保障制度,养老保险制度是其中的核心内容之一。

  从总量上来说,我国的养老金并不存在着亏空的问题。相反,每年还都有大量的滚存结余。根据人社部披露的数据,2018年,全国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近5万亿元,具备较强的支撑能力。

  但总量上结余并不意味着结构上平衡。由于我国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一,人口结构有所不同,导致养老金收支状况出现很大的差异。在广东、北京等发达地区,养老金存在着不少结余情况,比如,仅广东一省的滚存结余就超过7000亿元。

  但与此同时,东北三省以及河北、内蒙古等地区则存在着较大的养老金收支缺口。据人社部发布的《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披露,当年养老金收不抵支的地区一共有七个,其中黑龙江滚存结余达到负232亿元。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养老金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成为实现社会保障公平、提高养老金使用效率的一道必须迈过去的坎。

  养老金全国统筹是发展方向

  而不断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争取尽快实现养老金的全国统筹,从而在全国范围内有效地调配养老金使用,显然是一种值得尝试的做法。这也是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一个方向。

  不过,中央调剂制度只是迈向全国统筹的第一步。中央调剂制度作为过渡性的制度安排,用来缓解省际、地区间的养老保险基金不平衡的矛盾。

  此外,全国统筹也必须以省级统筹作为前提和基础。然而,尽管省级统筹的要求早就提出来了,但目前能实现这一目标的地区仍为数不多。这就说明,省级统筹都如此步履维艰,要想实现全国统筹,困难显然要大得多。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还在于各地利益有所不同。特别是有人担心,这种为实现公平目标的制度安排,有可能导致效率的损失。

  比如,如果养老金全国统筹的话,那就意味着需将养老金结余地区的额度弥补给亏空的地区,这样一方面可能损害结余地区的征缴积极性,助长亏空地区的“吃大户”依赖心理和“等、靠、要”行为;另一方面,还有可能出现“养老金竞争”的局面,即一些地区为吸引投资而竞相以降低养老金为主的社保负担为代价,这无疑会使本就捉襟见肘的养老金制度陷入更大的亏空之中。

  按照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的方案,个人账户的资金并不包括在内。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个人账户是当地职工的个人财产,不能够随统筹资金随意分配到其他地区去。而且一旦个人账户纳入全国统筹,那就意味着要纳入政府社会保险基金的收支预算,个人财产纳入预算,也存在不小争议。

  调剂养老金绝非长久之道

  事实上,解决养老金地区不平衡问题的关键,还在于地方政府的积极努力。也就是说,在实现养老金全国统筹的过程中,必须在坚持公平的同时高度重视效率的提高。

  中央多次明确,省级政府是承担确保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和弥补基金缺口的责任主体。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如何搞活当地经济,吸引更多劳动力流入,扩充社保基金缴费范围才是确保养老金安全的根本之道。

  当然,为应对短期内养老金的支付危机,可以通过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步伐,提高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比例。

  总之,无论是现行的中央调剂制度,还是未来实现全国统筹后,调剂或统筹资金仅是弥补地区养老金缺口的临时性和应急性的措施,绝不能以此作为一种可以依赖的长久之策。

  地方政府特别是作为养老金亏空地区,必须在发展经济和开源节流方面多下功夫。须知只有蛋糕做大了,民众能够分到的蛋糕才会多,“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目标才能顺利实现。

  □李长安(学者)

无名握着老者的手,“放心,我会照顾好轩儿,不让她受一分一毫的伤害”老和尚向众僧释疑,言称神婆借阅完第四卷后以佛主起誓,绝不让其他任何生灵可以知晓其中的内容,几个老和尚脸色这才缓和下来,用心研究血羽。

  “白娘子”回到少女时代

  榜上有名

  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寒假即将到来,动画片陆续登场成为影市主角。上周五,三部动画电影在同一天公映,分别是奥斯卡金牌动画制作团队“卡通沙龙”出品的《养家之人》、拥有众多粉丝基础的日本IP改编之作《命运之夜DD天之杯:恶兆之花》,以及追光动画和华纳兄弟联合出品的《白蛇:缘起》。三部影片的口碑都不错,在豆瓣的评分分别为8.3分、7.7分、8.1分,在猫眼APP的评分为9.0分、8.4分、9.4分。

  在票房表现上,根据淘票票专业版数据,中美合拍的《白蛇:缘起》凭借富于新意的传统故事改编和制作精良的画面拔得头筹,首周末收获票房4466万元,《命运之夜》进账2467万元,而《养家之人》只有401万元。截至记者发稿时,《白蛇:缘起》累计票房已经超过5000万元。

  《命运之夜》开局不错却被反超

  上周五,三部动画片同台竞技。《命运之夜》因为拥有众多“二次元”观众而在首映日占据优势,以10.9%的排片率收获票房1135万元。《白蛇:缘起》首日排片率为12.4%,首日票房974万元。《养家之人》首日排片率仅4.2%,首日票房只有137万元。

  虽然《命运之夜》和《养家之人》都是2017年问世的影片,票房却相距甚远。《命运之夜》有国民级大IP做基础,加上这是该系列首次登陆中国内地院线,因此吸引了众多粉丝贡献票房。《养家之人》改编自加拿大同名畅销小说,讲述的是阿富汗女孩男扮女装,挑起一家重担的故事。虽然影片出自金牌动画团队,但故事题材对中国观众来说有点陌生,而且缺乏足够的宣传营销,因此上周六和周日的排片率已经下滑至2.3%和1.9%。

  相比之下,《命运之夜》和《白蛇:缘起》的“角逐”更为激烈。上周六,两部影片的排片率均在10%左右,《白蛇:缘起》以单日票房1420万元超过《命运之夜》的837万元。周日,《白蛇:缘起》继续发力,单日票房1566万元,《命运之夜》滑落至单日票房467万元。《命运之夜》单日票房连续下滑,“二次元”粉丝也未能挽回颓势。在豆瓣上,不少影迷也评价剧情太糟糕:“就算是粉丝看起来也觉得特别乱。”“没玩过游戏的,绝对看不懂。”

  《白蛇:缘起》重燃国漫粉热情

  作为中国著名的爱情CP,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家喻户晓。《白蛇:缘起》的故事设定在两人的前世:500年前,白娘子还是一个道法不深的天真蛇妖小白,男主角阿宣则是一位善良阳光的捕蛇少年。刚刚修炼出道的白蛇,在刺杀国师的行动中失败并失忆,幸而被阿宣救下。为了帮助小白找回记忆,阿宣与她踏上一段冒险旅程,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而小白的蛇妖身份也逐渐显露。与此同时,国师与蛇族之间不可避免的大战即将打响……

  据介绍,《白蛇:缘起》从2015年进入项目开发,仅CG制作就耗时16个月,制作成本约8000万元。该片也是追光动画首部不是由王微担任导演的影片,导演黄家康和赵霁此前是追光动画的动画总监和剪辑师,他们都参与过《小门神》《阿唐奇遇》《猫与桃花源》的制作。在构思时,年轻导演的想法是:“如果说《新白娘子传奇》里的白素贞是少妇形象,那么她在《白蛇:缘起》里就是少女。”他们在查阅大量资料后发现,白素贞之所以会爱上许仙,是要报答前世许仙对她的恩,于是就构思了“阿宣”这个人物。而华纳的加入也为《白蛇:缘起》提供了很多资源和建议,比如阿宣的小狗“肚兜”就是源自华纳的意见,还成为整部电影的笑点担当。

  在正式上映前,《白蛇:缘起》就在全国100个城市开启超前点映,甚至在影院玩起了Cosplay,让“白蛇”和“青蛇”现身电影院,在微博上引发热议。影片上映后,口碑也持续走高,猫眼更是打出9.4分的国漫史上最高评分,比很多人心目中的国漫经典《大圣归来》还高出0.1分。在豆瓣上,影片上映三天后也收获了8.0的高分,在同类型电影中处于领先地位。不少观众认为,《白蛇:缘起》制作精良,用中国动画讲述中国传统故事,值得肯定。但也有人指出,这是一部针对成人观众的动画片,片中的千年狐妖画风和亲热镜头“少儿不宜”。影迷“搬砖侠”说:“中国风的场景挺精致,颠覆了此前追光动画作品的低幼属性,主打成人向,无论是画风还是‘一夜情’桥段都相当少儿不宜……”网友“壹安”则表示:“(《白蛇:缘起》)几乎是近几年国漫第一次敢把爱情主题放在第一位的片子,用缘分的主题、高端的国风,保证了纯正好看。还是要感谢这些认真的国漫人,值得我们骄傲。”

我乃是天剑山……天剑山的弟子任天行,说话时白白衣少年满是自豪,脸上露出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独远却不是感一道剑意袭心,若不是相隔数丈,这一剑若是被偷袭击中后果定然是不堪设想,正驰间“呼哧!”一声巨响,独远听声大惊,一个急忙闪避之中,一道不小的剑气沿着独远左臂之侧呼啸飞掠,就听“轰”的一声巨响,那道剑气直接是瞬间洞穿了独远身后那竖立在万府大门之后那坚硬无比的汉白屏风玉壁之上。石暴再次取出了鲨齿刀,沿着此鱼的鱼唇处开始了划割。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8-12-28/91204.html | 编辑:丁楚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