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 > 正文

宁夏气候较往年异常 防汛压力持续增大

2019-01-23 20:08:02 | 九八生活网

“你小子竟然掌握了组天诀?”朱阁阁露出讶异的目光。制度的制定都是有着导向性的,授予石府游侠特战团人员优先选择权的目的,是为了让单兵素养能力更高的人,进入更适合他们发展的部队,以期为石府家园的未来布局,承担更多的责任。出乎意料的,这次朱阁阁没有拒绝,反而是轻轻点头,随后说道:“可以用随红晶来换,不过要一颗头颅般大小的才行。”

徐行之大喝道,手中的宝骨绽放出夺目的白光,想要上前接引姜遇。远处,一声传出,道“哎呀呀,妈呀,这真的不管我的事啊!”妖魔类不比人,比智慧,他们比修为,修为如何,一过手就知道了,也就是说再愚蠢的士兵也是知道。那国子脸面相威严,出口成尊的青年男子,左道一个圣主,右道一个圣主,五人当中,明显以那位白衣少侠为尊,一见功势,本来也只想佯伴一下,看看情况,现在胆寒心生,撒腿就往洞府之中飞去,因为,岗哨塔沦陷,血云窟之内的迷宫地型也是非常好的藏匿地,还有好多炮灰当道,这也就是说别指望血云窟前岗哨的士兵会有多么拼命,往往能抱个大腿,寻个靠山,留以性命,那才是王道。

  旅游业突围靠品牌(中国旅游创品牌③)

  曾经,旅游业被看作“靠天吃饭”的行业:靠先天形成的自然资源、靠便利的地理位置、靠节假日带动、靠门票经济支撑,甚至是靠适宜的天气条件,淡旺季差别显著。这样的旅游产品往往很被动,市场一旦发生变动,适应力差。如何改变“靠天吃饭”的局面,成为旅游业转型升级需要跨越的一道门槛。

  近年来,我国旅游业迎来发展黄金期,伴随旅游发展实践的不断变化,旅游品牌塑造日益受到重视,成为新时期旅游业发展的新思维、新方向,也被旅游从业者们视为从千军万马中突围的必由之路。

  旅游发展新思维

  “现阶段,全域旅游的发展与传统‘景点式’观光旅游相比,有了很大的改变。”乌镇景区、古北水镇景区的打造者陈向宏直言,“在全域旅游发展过程中,旅游品牌担任了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在中国旅游业40年的发展历程中,最初,人们通过旅行社发放的产品宣传页了解一个个旅游目的地,各地在人们的一次次出游中慢慢形成各自的旅游形象,游客也逐步在心中给旅游目的地打出“印象分”。历经旅游市场的大浪淘沙,一批旅游品牌初步形成。

  如今,随着旅游的日益普及化,市场主体的不断增多,竞争走向激烈。对于旅游目的地而言,积极主动的品牌塑造越发重要。“旅游目的地品牌是一个旅游目的地的鲜明形象,旅游目的地形象的建构离不开与时俱进的有效传播及其效果提升,需要进行提炼、确立和传播,然而旅游目的地的形象建设并不是简单地投放广告,这广泛涉及到客源市场的价值变迁、本地自然历史文化资源和社会经济的现状梳理、传播渠道选择、传播主体与活动策划以及定期的绩效评价。”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指出。

  现在的中国旅游业早已不是“跑马圈地”的时代,优质顶级的自然资源越发稀缺,如何在旅游资源禀赋相当的同等条件下脱颖而出,必须充分考虑游客的旅游诉求。戴斌表示,现在我们定义的旅游形象主要根据当地的旅游资源,当代国际旅游发展的前沿理论则是探讨非传统旅游资源。“现在游客有着更多对当地生活的体验追求,这就要求紧紧抓住‘异地、短期生活方式’这一当代旅游的本质,在强调差异性的同时,也要强调商业接待体系和公共服务体系的相似性。”

  切忌“徒有其表”

  近年来,各地掀起了一股打造主题公园、主题景区的风潮,希望通过“设计”打造旅游品牌,从而带动旅游发展。对此,著名旅游专家王兴斌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有些企业、景区以为找一个策划公司设计一个口号、LOGO或吉祥物,就能成为品牌,其实这些表面的口号、符号虽然可以给人以某种视觉印象,但是徒有外表,显得过于浮躁和肤浅,不能成为真正的在市场站得住脚、可以传承于世的文化品牌。

  “品牌归根结底是旅游文化产品品质的提升、品质的精华、品质的体验,这些都不是短期内可以人为设计、策划出来的。”王兴斌指出,一个成功的品牌一定是经过若干年积累,经过不断的改善、提高、提炼的,才能经久不衰。“任何品牌都必须经过市场的洗礼。如果景区从策划设计开始,就是简单的复制拷贝或粗制滥造,不去深挖属于这个景区的文化内涵,在后续的管理运营中,不去赋予这个景区独特的文化品格,所谓的品牌也将变成鸡肋和包袱。”

  戴斌指出,目前我国旅游业正处在国民休闲、大众旅游、主客共享、文旅融合的新时代,旅游业发展应当更加注重通过优质内容和美好生活来打动人、连接人,既需培育国际视野,也应当保有中国风格,这样的旅游产品才具备市场价值和长久的生命力。

  靠“比较优势”胜出

  目前,国内形成了一批口碑较高的旅游品牌,例如,乌镇、古北水镇、宋城、华侨城、海昌海洋公园、长隆欢乐世界、华强方特等旅游目的地;携程、同程艺龙、众信旅游、腾邦旅游等旅游服务机构,它们各自聚集起了一批忠实的游客和用户。

  中信建投研究发展部副总裁、社会服务行业首席分析师贺燕青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梳理这些旅游品牌,不难发现他们的共同特点:首先,旅游目的地品牌呈现出明显的由观光游向休闲度假游转变的趋势;其次,与相同类型的品牌所打造的旅游产品相比,它们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旅游产品能深度契合游客的需求,服务质量明显较高,产品业态能嵌入更多的商业附加值,带动二次消费;第三,均具有较强的异地复制和扩张能力,具有较强的品牌辨识度或自主IP概念,能在全国范围内形成品牌影响力,注重品牌营销;第四,均契合旅游产业未来发展方向。旅游服务机构则均具备对资源端较强的掌控能力和整合能力,差异化服务水平较高,在品牌营销领域做得较好。

  “未来,市场对旅游服务水平的要求会不断提升,旅游业将更多地与其它产业结合,旅游业态更加丰富,差异化服务和竞争将成为核心。”谈及旅游品牌建设的要点,贺燕青指出,一是打造与品牌相匹配的优质旅游产品,这是基础要素;二是品牌需不断扩大影响力,这就要求旅游产品本身具备复制扩张的能力或者辨识度和认同度较高的IP概念;三是旅游品牌的构建需要符合旅游业未来的发展趋势,真正找准旅客的需求点和目前的旅游业发展痛点。

尹 婕

尹 婕

言落,独远目光一送,于是,道“月柔,冰玉!”没有就是这样,站在场外,然后恭迎在侧,然后在旁侧,站在那里。这就是没有装备的心里,渴望着,所以他自己都想拿着箱子上钱了。

  纪录片《丹行线》在西瓜视频播放量突破1.12亿,以熟女视角寻找治愈自我、抉择人生的方法
  朱丹 幸福自知,无需在意别人的眼光

  “我们为什么而出发?”是不少旅行爱好者曾对自己的设问。近日在西瓜视频热播的文化旅游纪录片《丹行线》,便为深陷社会焦虑的成年人们,提供了这样一份人生解答。朱丹以成熟女性的视角前往印尼,寻找偶然邂逅的平凡人,记录不同职业、不同出身的人的选择与坚持。温情且掷地有声的内容,令该片在西瓜视频上线后专辑总播放量突破1.12亿。

  《丹行线》不仅意在将镜头对准那些有故事的人,同时希望将他们背后积极、乐观、大爱的精神力量传达给当今社会。朱丹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坦言,“我希望社会上很多和我一样对人生感到困惑和恐惧的人,能在这部作品中找到治愈自己的人生选择。”

  在朱丹看来,《丹行线》这档节目不仅让她懂得了人生应为“如常”而活,她也希望能够将不同的人生态度,传递给当今社会那些深陷忧虑而无法自处的群体,“生活其实非常美好,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负重前行,但他们依然相信爱和信念的力量。只要顺其自然地享受当下的生活,每个人都可以找寻到想要的幸福。”

  1 决定拍摄前,正处于人生岔路口

  决定做《丹行线》时,朱丹正处于人生的岔路口:想要做的节目类型难以被市场接受,生活中又面临着是否应当组建家庭、成为家庭主妇的艰难抉择,“我相信如今社会上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困惑。”朱丹直言,“年轻时无论是变化、后退、前进,但都还在不断奋斗;然而中年后事业和生活都趋于稳定,你会突然发现,人生还有那么长时间,难道要不断重复?家庭对你有所求,你对自己有所求,你会感到恐惧和失措。”

  《丹行线》的创意正由此而来。朱丹希望做一档节目,能够带着自己的疑惑和危机上路,通过寻找世界各地的女性,与之探讨、分享人生感悟,并从中为当下社会群体寻找到答案。她坦言,此次出发非常任性,没有对节目的商业回报做太多预设,也没有期待能收获什么;同样,她不在乎邂逅的人来自于哪个民族、哪个国家,“做艺人时很难保证自己的真实性,即便我做访谈节目,也都是带着人设去提问。但这次旅程,我希望关注到那些默默无闻的平凡人,找到最平等的视角去解读他们的人生态度,不带任何设问和索取,这种真实让我更有力量感。”

  而此次《丹行线》选择探寻印尼,价值也不仅于此。节目联合东盟国家一起和朱丹进行拍摄和制作,其中对印尼风土人情的展示,也成了东盟国家间文化交流的良好载体。

  2 没人能为幸福美好规定模样

  在巴厘岛的腹地乌布德村,朱丹曾拜访了一位在当地被誉为“接生英雄”的女性罗宾?莉姆。15年里她接生了7000多个婴儿,朱丹问她,“爱是什么?”罗宾?莉姆说,“也许天堂就是子宫,天堂在女人肚子里。你知道世界上每天有830个母亲死于难产吗?谁都不该为给予生命而丧命。”这是朱丹第一次体会到,原来爱可以这么深厚,可以包容掉人生中对生死的恐惧。

  在探访雅加达的跨性别舞者迪迪时,朱丹问他,很多女生跳舞跳得很美,为什么要欣赏男性跳舞?迪迪坦言,为什么男人一定要穿短裤短袖有肌肉?为什么只有女性可以穿裙子、涂口红?“我不太在意外表,主要看内心。”

  朱丹坦言,没有人可以为“幸福”和“美好”规定模样,“只要我认为当下的自己是幸福的,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只需要坚持自己的生活态度。”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暗夜精灵,德莱尼,狼人,还有德鲁伊。牛头人,熊猫人,他们这些都是万劫地第八层的子民,他们这次前来,有商人,工人,农民,小贩,他们当中大多的人是历练者,他们和万劫地第七层明光城的子民一样穿梭在明光城城中城外的各种市集之中,寻找制度恢复和改革之中的一切新鲜之事物,他们积极响应,并且进行探险,因此他们也能获取到他们所必须的历练资源,不过更多的是他们前来帮忙,顺带探险,甚至是只是作为一个简简单单的旅行者的身份,来看看前辈,及他们眼中落后的先期部落种族,帮助他们,并且有什么需要帮忙尽量会下次前来的时候捎上,并且也会承接各种各样的任务。如私人信件委派,远距离货物托运,赏金除害,局部农作物布雨,甚至是自创组织招人组队进行更为远距离的探险任务等等。如果想独揽所有的好处,那是不可能的,所有人都不会答应的。当小斯强忍住头部的剧痛倒退在一旁,准备欢送大长老的时候,恰巧对面神秘包房的门也吱呀一声,被另外一个小厮恭敬地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身材欣长,而且好不平缓的人。大长老的目光此刻恰好和这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尽管大家的面目之上都笼罩着灵气面具,可是刹那之间的目光对视还是令两人都咦了一声。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8-12-31/81880.html | 编辑:崔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