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西甲 > 正文

湖南苏仙试点农村电商小店 助力瑶族农特产走出深山

2019-06-26 21:51:10 | 九八生活网

姜遇眸子亮的惊人,射出两道璀璨的神光,盯着石门发呆。如果能够将这些躁动的道蕴摹刻于识海之内,久观之下很有可能悟道一丝真意,好处无法想象。杨立一听叶姓修士如此言语,再看一看他那稚嫩的脸庞,确实也未及成年,心下倒也信了几分,不过手中那颗掌心雷,还在缓慢膨胀中。远远看过去,石暴盘坐于树洞底部,两手合十,双目微眯,眼观鼻,鼻观心,心观大世界,凝坐不动。

“哦!原来你是另有所图呀,我还以为你又要去寻宝呢。”蓝可儿眨了眨那双水眸子,释然的道。杨立翻开来人储物袋,他得到了不少药草,还得到了不少中品灵石。可当他招手要收起那枚小葫芦的时候,那枚小葫芦却不听他的招呼,飘飘忽忽地升腾而起,远远地朝一处树冠飘飞而去。

  2019年6月26日是第32个国际禁毒日。

  2015年6月25日,习近平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代表和先进个人。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会见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代表和先进个人时强调,要增强做好禁毒工作政治责任感,坚定不移打赢禁毒人民战争:“要给全国全社会发出这么一个信息信号,厉行禁毒,我们要久久为功,我们要继续积极作为,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今年刷屏的电视剧《破冰行动》再次引发了广大公众对禁毒工作的关注,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禁毒”可能只是影视作品中的一个扣人心弦的虚构情节,而现实比影视剧更凶险。

  仅2018年,中国共破获走私、贩卖、运输毒品案件7万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8万名,缴获各类毒品41.8吨。而与此同时,每年公安系统中牺牲的缉毒警察是其他警种的4.9倍,受伤率更是高达10倍。

  理应记住,有一群行走在刀尖上的“破冰者”,接受的是最危险的任务,面对的是最暴戾的亡命之徒,隐姓埋名出生入死,他们拼尽全力,惟愿天下无毒。

  国际禁毒日,一起向他们致敬!

  (央视新闻客户端 张伟浩 付小雷)

“扑通”一声,姜遇被扔进了地牢之中,几名壮汉头也不回地走了,根本不担心姜遇能够挣脱千年古藤的捆绑,连地牢门都懒得锁了。所过之处,尘埃漫天,少可,来到独远,曲之风两人眼前,一个翻身落马,跪道“卑职,奉命前来恭迎圣主,恭迎来迟,请圣主降罪!”

  《九州》《半生缘》频撤档,影视剧避险还得从“头”做起

  因“不可抗力”致新剧无法播出,补档剧宣传措手不及;新京报专访业内人士指点迷津,多创作现实题材、接地气最紧要

  近期,一系列剧集突然提档或撤档: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提前两天撤档,《我的真朋友》48小时提速“裸播”。两周后,《九州缥缈录》在开播前半小时临时撤档;同天晚上《大宋少年志》临时接档《封神演义》,后者还有12集尚未播出……

  档期调整在业内实则并不少见。去年电视剧《天下长安》便在播前临时宣布延期,至今尚未定档;原定于今年1月底播出的《艳势番之新青年》也在临播前撤档,后改名为《热血传奇》。同时,去年还有不少作品虽然宣布延期,但十几天后仍悄然上线。然而相较前两年的偶发现象,近一个月内多部剧无原因的频繁提档、撤档,却导致相关人士纠结:到底什么剧能够确保播出?几亿投资的项目是否会因撤档投资失败?新京报记者专访影视产业链多端的业内人士,揭秘提、撤档背后。

  半小时撤档惊魂48小时加速“裸播”

  2019年6月3日22:00,是电视剧《九州缥缈录》原定首播的时间。早在几天前,优酷和腾讯视频两家网播平台便在微博上开始“表演”,分别以“九州缥缈录在优酷”和“上腾讯视频看九州缥缈录”占领热搜,以证明两家头部平台对该剧的争抢程度。播出当天,该剧的宣传海报也在朋友圈成功刷屏,主演宋祖儿为剧宣传的微博更是号召到杨紫、阮经天、曾舜、孟美岐等数位圈中好友热情转发。还有不少九州的原著粉晚上8点便开始紧盯网络的播出界面,生怕错过首播的第一秒。

  然而当晚21:20左右,《九州缥缈录》却突然传出撤档,原因未知。新京报第一时间联系多家播出平台,工作人员都表示还未接到消息,某工作人员更是连发问号表示诧异,“完全不知道。”但当晚22:00,《九州缥缈录》确实未能如约上线,浙江卫视周播剧场临时重播《奔跑吧》填档。“现在只能再等播出消息了。”某位工作人员称。

  相比《九州缥缈录》经历的半小时惊魂,早在半个月前,《我的真朋友》也进行了一场48小时“裸播”加速战。5月17日,《带着爸爸去留学》宣布暂缓播出,由《我的真朋友》临时接档,这时距离播出只有两天时间。《我的真朋友》总制片人贾轶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她也是在5月17日17点45分才接到的卫视领导电话,随即17点50分便开始号召后期连夜赶制母带和宣传片,5月18日一早便做出几集拿到台里纪审。据悉,直到播后两天,《我的真朋友》还在陆续制作后面的母带,6月2日该剧已播出过半,剧方的宣传发布会才姗姗来迟。

  “我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但肯定也有很多遗憾,也许会有一些观众误解我们是不是做物料不上心,怎么连一支定档预告都没有,只能希望大家给我一点儿理解了,宽容我们一些。”贾轶群曾在采访中表示。

  影响

  出品方

  撤档回款遥遥无期能播出就是好的

  随着影视产业发展迅猛,影视剧逐渐成为投资上亿的大生意,一旦发行流程出现纰漏,作品被无限期积压,最直接的受损者便是出品方。曾从事电视剧发行的李华(化名)表示,通常出品方回款的渠道中,发行费用占极大比例,即卖到卫视和平台的播出费用。而按照合同规定,购片款通常是阶段性支付,例如签约时支付30%-40%,其余的尾款则根据约定而来,“有的平台是播完就给尾款,有的则需要在播完后,等季度报账结算后再支付。往往一部成功播出的电视剧全部回款需要一两年的时间,因为一些平台拖款会比较严重。”

  李华透露,通常作品发行到电视台,款项以收视“对赌”为准。例如作品播出后达到了全国卫视前几名,购买价格是多少;几名到几名之间,价格会相应下调,以此类推。而没有收视数据的视频平台,则大多按照后台点击进行分账。但无论参考数据的标准是什么,“播出”是大多平台结尾款的重要时间节点。

  例如《九州缥缈录》《天下长安》均网传投资5亿,暂缓播出则意味着该项投资在播出前,回款遥遥无期。“比较坏的影响就是出品方资金流断裂,这部剧回不来钱,下部剧也没钱投资。”从事电视剧出品的小吴表示。

  而如果平台未能按时播出,导致出品方受损,后者又是否能够通过违约金填补资金缺口?对此,星娱乐法创始人、娱乐法律师李振武坦言,虽然撤播行为确属违约,但合同中一般不会规定“没播出即违约”,大多会区分违约情形,“如果是因为播出方突然觉得这个剧不好而撤档,这种情况属于播出方违约;但如果是由于相关政策临时管控,平台也很被动,一般合同便会将其视为不可抗力。这种情况下,出品方是得不到违约款的。”

  因此,对于出品方而言,提档“裸播”似乎比“撤档”来的性价比更高,至少无论播出效果如何,基本的发行收益、广告收益等都可以得到大部分保障,且不影响作品二轮发行的节奏。“所以相比过去‘保收视’,如今‘保播出’才是第一定律。”小吴直言。

  宣传方

  撤档宣传费“打水漂”提档只能靠自来水宣传

  随着网络平台发展和“一剧两星”的政策,作品立项数量呈逐年上涨趋势,市场竞争压力加剧;且新媒体带动宣传渠道更加多元化,播前宣传逐渐演变为剧方和平台方的“斗兽场”。海报、预告、推广曲、发布会等各色宣传方式,大多从开播前1-2个月便蓄势待发,而宣发费用也同时水涨船高。

  从事剧宣的璐璐(化名)告诉记者,通常情况下,电视剧拍完后剧方或宣传方就会开始准备物料,“在拍摄阶段就拍完海报素材,拍摄完就开始着手做预告和海报。”虽然看似有一年的准备时间,但由于每个宣传公司一年接洽的项目众多,一旦其中有项目提前播出或被进入宣传期,“不紧急”的项目便暂时搁置。因此,大部分宣传物料仍会赶在平台通知定档后再开始准备,“比如最近我们刚播的一部剧,也是拍完就开始做物料,虽然提前一月就知道定档,但宣传节奏也挺赶的。商务合作、衍生品都不太来得及做。”

  相较璐璐,项目曾被临时定档的剧宣娜娜(化名)则经历了在公司加班几天几夜的痛苦。当时在得知提档消息后,距离播出还有3、4天,娜娜团队临时组织开会调整宣传方案。他们原本计划在开播前释放剧情预告,主题曲MV,手绘角色海报等,但最终只能推翻原方案,抢先赶制定档倒计时海报和定档片花,“通常开播前作品都要抢一波热度让观众熟悉剧情和角色,结果因为提档,我们的发布会已经约不上艺人的档期了,只能作罢;播前微博话题也来不及发酵,最后只能根据后续剧情再推。幸亏剧情讨论热度还可以,不然真的很难再弥补。”

  同时,艺人的宣传团队也因提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大宋少年志》在6月3日晚临时接档被腰砍的《封神演义》前,其中某位演员的工作人员小青(化名)直到当天下午才接到消息,且通知表明是6月4日播出。结果到了当晚,小青看新闻才知道剧竟然已经播了,“所以准确来说,我们都没有接到真正的播出通知。”小青说,正常情况下演员的前期宣传需要提前一周,因为之前的宣传重点可能在广告代言等,团队需要准备剧宣的微博物料、微博话题互动等。但此次小青完全来不及做准备工作,只能临时找了张官方海报,找设计人员在一个小时之内加上定档信息,赶在第一集播出时发了微博。

  据悉,《大宋少年志》早已于2018年杀青,提档并没有影响粉丝的期盼程度,“但由于之前没有宣传,路人都不太了解该剧和我们演的角色,大多还是只能靠自来水。”小青坦言,幸运的是《大宋少年志》的剧情很吸引人,团队只需要根据网友反应进一步做宣传也达到了不错的效果,“而且临时定档反倒让更多人知道了这部剧。”

  因此若剧被临时撤档,宣传营销方前期近一个月的努力会几乎全部付诸东流,宣发费用也相当于“打水漂”。通常甲方与宣传方签订合同时是按阶段支付项目费,其中包括前期定金,宣传中期的款项,以及项目复盘后的尾款。如果一部戏临时撤档,中、后期的回款等于遥遥无期。

  而对于平台或剧方因不可抗力“撤档”多付出的宣传费,在法律上也只能归为商业风险,双方都无法追回,“现在很多剧方都不敢花很多的钱去宣传也是这个原因。”律师李振武表示。

  支招

  从创作源头规避风险

  当“播出”成为不可控因素,投资方不敢再盲目投资大项目,剧方不敢大肆宣传自己的剧,“越低调越好,我们不希望张扬。”娜娜直言。而播出方更是在定档后,都不敢确定当天能否顺利播出。某平台方的工作人员在被新京报记者问及最新排播时,表示,“不到当天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播,当然,播了也不知道播不播的完。一切都是暂定。”

  业内人士表示,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同样是调整行业乱象的促进期。

  李振武认为,为了防止亡羊补牢,出品方在投资项目前就要对项目有更宏观的了解,对管控力度和政策调整的可能性先有预判,“比如近期古装剧风声比较紧,或者之前曾经有过限制的题材,做的时候就尽量谨慎一些。或者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跟着主题走可能风险会比较小。或者本身这个剧你看完之后也认为有些打擦边球,虽然现在政策还没有管控,但徘徊在不可播的边缘,那也不要碰比较好。因为就算你播了,也有可能被腰斩。”

  曾制作过多部大型古装剧的制作人刘丹(化名)坦言,档期调整虽然会带来损失,但同样是一种良性警示,让制作方尽快在内容思维上转变,在最开始内容层面就严格把控,“以前大家做戏都比较盲目,什么戏都可以做,做了也可以播。但现在通过频繁的档期调整,大家为了顺利播出,在项目的选择方向上会更谨慎。”在刘丹看来,如今90后、00后需要正能量的内容,这是国家提倡的,但这并非要求出品方一定要做主旋律题材。“只要符合创作规律,或者现实主义的作品,基本都没有太多雷区。”前一阵热播的《破冰行动》《都挺好》等也证明了只要扎根现实、严把创作关,反映人们喜闻乐见的真实生活,播出定会畅行无阻。而如果一味追求流行,净搞些玄幻、戏说、魔改等作品,只能引得观众越来越不满。

  广告方

  黄海波案件成不可抗力风险提示

  相较宣传方可以调整宣传节奏,带有时效性的广告植入便没那么幸运。如今大多广告品牌会采用深度植入等方式代替硬广贴片,将品牌logo、新商品加入到剧情中,让主演使用该产品以配合产品上线。《欢乐颂》《恋爱先生》《谈判官》等剧中均可见该植入形式。

  据悉,剧中长期的道具摆放露出不少于100-200秒,加2-3次台词或剧情植入,再包含探班、发布会、海报授权等落地活动的露出,这类广告资源包出售价格大概在200万-300万元。

  因此若作品临时撤档或迟迟未能播出,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原本带有时效性的产品变成“穿越品”,广告商也迟迟无法得到宣传回报。

  李振武坦言,由于撤档带来的广告商的损失,若无具体规定,大多也只能由其自行承担。司法上便早有相关判例。2014年,黄海波拍摄的电影《胜利》原定于当年上映,当时一家棉衣品牌跟片方签了植入广告合同,合同规定,签后先支付80%广告款,电影正式上映后支付剩余的20%。

  但2015年5月,黄海波突发嫖娼事件,电影临时被撤档,于是该品牌起诉片方退还植入费用。当年法院一审判决,合同可以解除。但2018年二审时,判决却完全被推翻,原因是影片上映并非片方所承诺履行的合同义务,而撤档更多是由于国家相关部门加强了对劣迹艺人的管控,导致主管部门暂不允许影片发行,应属不可抗力,因此片方无需对品牌方承担违约责任。

  李振武称,黄海波案件在影视界似乎开创了一个全新的规则,即政策调整导致作品不能播出或者下档,可以被认定为不可抗力,“因此如果广告商已经支付了广告费用,一旦出现不可抗力损失资金,这只能算是商业风险。这种商业投资风险是需要品牌商自己去判断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二人闲聊了几句之后,石暴就迫不及待地将早餐席卷一空。“混沌体都多少万年不出世了,我怀疑那并非是混沌体质,而是另有其他。”“这种特殊体质只要血脉一直传承,后代总会返祖,真是让人羡慕。”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1-04/91569.html | 编辑:姬寿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