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科技 > 正文

专家简介:当代整形外科副院长 陈成

2019-03-22 05:42:30 | 九八生活网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更要将他斩杀,这样的人留着将来必定是虚空学府之中绝世天才,如果能扼杀在摇篮之中自然是最好的!”一个轩辕殿的弟子提议,顿时其他的弟子纷纷点头,显然也是很认可这样的说法的,作为曾经虚空学府的下属势力,虚空学府和轩辕殿之间的关系绝对称不上是什么友好,最多就是面子上过得去罢了,但是在这里又没有其他人看见,干净利落的将无名给杀死,又有谁会知道。“碰!”那个半步传奇七重的高手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无名生生一掌击中,瞬间化为了一缕缕血雾。双掌拍出,横压虚空,崩碎空气,竟然形成了一道恐怖至极的掌势,朝着无名拍落了下来。

无名警惕的看着老城主,说道:“你难道也是为了他说项的么?”片刻之后,打扮完毕的石暴,倒背着双手走到了石阶之上,向下缓行两步,身子微微一蹲,向着水面之上看去。

  处置职场性骚扰关键是有据可查

  用人单位缺乏证据被判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占比75%办案法官提醒

  □ 本报记者 徐伟伦

  职场性骚扰,一直是一个敏感且社会高度关注的话题。

  近年来,关于职场性骚扰的报道不时见诸报端,由于涉及个人隐私、名誉尊严,还关系到职业发展、前途命运,加之举证难、风险大、顾虑多等因素,很多女性受害人选择隐忍、沉默和离职,很少选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权益。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通过梳理相关案件发现,用人单位在勇于处置职场性骚扰事件的同时,却不善于建章预防、锁定证据,在案件审理阶段,很多单位均无法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被开除员工确存性骚扰行为。办案法官呼吁,全社会特别是用人单位应先行制定相关制度,依法预防、制止和处理职场性骚扰,落实对女性的保护和尊重,营造平等安全的职场环境。

  性骚扰普遍举证困难

  证据链完整方可采信

  于某是一家网络公司的财务主管,女下属孙某自称此前在汇报工作时,被于某非礼。孙某向公司反映后,公司对于某展开调查,但于某矢口否认有不当行为。事后,公司以于某存在对下属女职工多次言语、行为骚扰为由通知于某解除劳动合同。于某不服,将公司诉至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司仅提供了孙某的陈述,在于某否认又没有其他证据相互佐证的情况下,解除合同的依据不足,解除行为不当。

  “类似这样的案件很多,在用人单位行使解除权被认定违法解除的案件中,因没有足够证据的占75%。”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民七庭法官李曦认为,之所以有这么高的比例,源于骚扰行为往往在私密环境中突然发生,较少留下人证、物证、书证,给举证造成困难。很多被侵害的女职工担心成为流言蜚语的议论对象,选择沉默或离职,既没有当场拒绝,事后也没有及时举报,无疑给用人单位后续的处理增加了难度。实践中,用人单位提交的证据多为受害人证言,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用人单位如果径行对涉嫌骚扰者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则存在较大的败诉风险。

  据李曦介绍,除证据不足外,“受害人”若存在态度不明的情况,法院也难以认定相关纠纷中存在职场性骚扰行为。例如,在某案审理过程中,用人单位提交了一份录音证据,但整个录音中男女双方都在轻松的语境中进行,女职工并无反感、羞涩、愤怒的反应,“在这样的情况下,法院难以认定女职工存在排斥态度”。

  在维权过程中,受害人、涉事公司往往还会提交相关的证人证言,这部分证据效力如何?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民七庭法官潘杰解释称,这类案件发生较为突然和私密,有在场证人的情况不多,在有证人的案件中,证人身份基本为在职员工,基于此,法院可能以证人与实施者、受害人有利害关系为由,不予采信;但如果证人能出庭作证,又能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证人证言具有较高的可信度,法院也会采信,“特别是在个别案件中,证人本身既是亲历者又是受害者,加之持有的微信内容等,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则具有较高的证明力”。

  重视证据收集固定

  完善机制有据可查

  “如果有事发时或后期调查时的录音录像、报警记录等,证明力度会大大提升。”李曦向记者介绍了一起用人单位对性骚扰员工予以辞退的胜诉案件。

  2014年10月,某物业公司收到女职工张某反映,称其在上夜班时遭到公司保安范某的骚扰。公司经调查核实,发现范某还存在多次类似情况。随后,公司以范某多次对公司女同事实施骚扰行为,严重违反用人单位规章制度为由通知其解除劳动合同,并经工会同意。范某不服,诉至法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公司提交了事后与范某的谈话录音,录音中范某认可对张某存在搂抱行为。报警笔录中,范某认可因为开玩笑还曾对其他4位女同事有抱、摸、拍的行为。公司在员工手册中明确规定了此行为情节严重可以开除。据此,法院审理后认定公司解除与范某劳动合同的做法符合法律规定。

  西城法院提醒,用人单位一旦收到涉及性骚扰的举报,要及时围绕事件进行细致的走访调查,重视相关证据的收集和固定工作,包括直接证据如受害人陈述、微信聊天记录、电子邮件、监控录像、报警记录等;也包括间接证据如了解旁观者的证言、其他见证人的情况说明等。

  在证据固定的情况下,“有据可查”也是行使处罚权重要的一环。“首先应建立完善的防治职场性骚扰工作机制,在规章制度中明确性骚扰属于严重违纪,并细化性骚扰的行为方式和具体表现,将严重的性骚扰行为作为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之一。”潘杰说,相关规章制度可以在用人单位网站上公布,发挥对职工的教育和指引作用,还可以在劳动合同中体现用人单位对性骚扰的态度,告知劳动者不得实施性骚扰行为,否则将受到单位严惩。

  此外,应建立用人单位内部性骚扰纠纷解决机制,设置专门机构处理性骚扰纠纷,赋予纠纷解决工作人员在用人单位内部调查、取证的权利。专职人员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应注意保护被害人的隐私,保障被调查人提供证据不受到打击报复。

  单位合理实施惩戒

  职工积极举证维权

  除了制度保障,用人单位还应如何做,才能尽量避免发生职场性骚扰事件?

  潘杰建议,用人单位应尽量创造公开办公的条件,应限定上下级(尤其是异性)谈话的场地、时间、随同人员,并赋予雇员一定的拒绝权。还应提供安全的劳动场所和设施,防止更衣室被偷窥、偷拍等,并确保女职工夜间工作时的安全。用人单位应开展防范性骚扰入职培训或定期培训,尤其是告知女职工在受到性骚扰时应如何运用内部解决制度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发现性骚扰行为后,用人单位应在不违反劳动合同法强制性规范的基础上,对性骚扰者实施一定限度内的惩戒。对于初犯或情节轻微的,可以处以口头或书面警告;多次实施性骚扰行为或情节严重的,可以处以停薪、停职、降职的处分;对于利益交换型性骚扰或情节恶劣的性骚扰,可以开除或免职。

  办案法官提醒,用人单位辞退涉职场性骚扰员工,应当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送达其本人,通知中注意措辞,做到客观陈述、言辞不偏激;如果用人单位有工会,解除劳动合同需经工会同意。同时,提醒用人单位注意送达的方式和范围,不宜采取通报、张贴等方式进行扩散和传播,以免陷入名誉权纠纷。

  面对职场性骚扰事件,除了通过举报将骚扰者从公司除名,有的女职工还会选择以此为由辞职,能否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相关经济补偿金?潘杰称,虽然法律规定用人单位有义务预防和制止对女职工的性骚扰,但并非在工作场所内发生的一切违法事项,均可归咎于用人单位未提供劳动保护、劳动条件。女职工遭遇职场性骚扰,主要是骚扰者的个人违法行为,由于行为的隐蔽性,用人单位很难预料和控制行为发生,如用人单位在发现性骚扰行为或接到举报后,积极进行调查和处理,如调取监控、走访、报警等,且对行为人进行了相应处理,则可以认定用人单位的处理并无不当,此种情况下,女职工可以追究行为人的责任,但不得向用人单位主张经济补偿金,“如果用人单位收到举报后消极对待,甚至纵容骚扰行为发生,则需要担责”。

  办案法官同时建议,女职工不要一味选择沉默、隐忍或离职,要敢于说不,及时举报,寻求帮助;要有保存证据的意识,积极举证,将相关的短信、邮件、录音等保存,坚决维权。男职工也可为身边遭遇职场性骚扰的女同事发声,支持保护她们,创造更好的职场环境。

只要有足够的灵丹,一切就都不是问题。太阴险了,在他斩杀异兽的那一瞬间想要暗算他。

  “情怀”从加分项变成争议点

  近年来,“情怀”频频出现在综艺节目中,某某剧组的重聚、一个或多个组合的再次同台、经典剧目演员携手当节目指导等,都是很好的“卖点”,有效激发观众内心的那分怀旧情感之余,也给节目带来了话题度。除了综艺节目有“情怀”外,电视剧也打出了情怀牌,在新版剧作中使用曾经的主题曲,让观众“一秒入戏”。但是,也有不少争议的声音认为,情怀这副好牌正被无节制地消费,有的剧组在短短几年间已经一再重聚,“不见惊喜,只剩套路”。

  唱响情怀吸引观众

  “一听就入戏”

  最近,新版《倚天屠龙记》网络热播引来不少关注。该剧首播时,周华健演唱的《刀剑如梦》成为关注焦点之一,有观众表示,因为这首主题曲,“多看了几遍片头才开始看剧情”。

  《刀剑如梦》是1994版马景涛、叶童和周海媚主演的《倚天屠龙记》的片头曲,更是一首经典老歌,如今新版《倚天屠龙记》继续用《刀剑如梦》做片头曲,不少资深金庸剧迷表示“一听就入戏”。今年跨年演唱会上,周华健将《铁血丹心》《天下有情人》《难念的经》《沧海一声笑》《刀剑如梦》等金庸剧经典主题曲串烧演绎,一度登上热搜榜,如今《刀剑如梦》成为新版《倚天屠龙记》片头曲,让观众回忆满满。

  其实,“情怀梗”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金庸剧最新作品中。2017年新版《射雕英雄传》亮相时,就用“情怀”圈了不少粉DD除了让1983版《射雕英雄传》中的“杨康”苗侨伟来新版出演黄药师,新版还用了包括1983版主题曲《铁血丹心》在内的不少老歌。

  从耳熟能详的旋律中走进熟悉的江湖,有观众感慨“情怀满分”,这也让《倚天屠龙记》增加了不少话题。但是,也有观众认为,同类剧作中一再使用“情怀梗”就是一个套路,“不能想想怎么创新吗?”“这样的翻拍有什么意义?不如把旧版拿出来再看一遍!”

  综艺节目经常出现

  “重聚”场面

  “童年回忆!”“这小时候追过的经典!”“看到这些演员再次聚在一起,好感动!”近年来综艺节目中经典影视作品演员“重聚”时,网络上就会出现类似的评论。

  上周末,1997版《天龙八部》剧组主要演员重聚舞台。他们各自以剧中造型现身,观众熟悉的片头曲作背景,阿紫与姐夫乔峰重逢时说了一句“姐夫,22年了”,网友们感慨“原来这部剧已经过去22年了”。

  重聚的并不仅仅是《天龙八部》剧组。据悉,该节目最新一期录制时,《还珠格格》剧组也再次聚首,“老佛爷”和“晴儿”见面时,两人十分激动。

  在《声临其境》节目里,来自《铁齿铜牙纪晓岚》的“铁三角”张国立、王刚、张铁林成为常驻声音指导,三人在台上插科打诨,也让观众似乎回到了追剧的时光。

  此外,偶像养成选秀《创造营2019》公布的导师阵容包括苏有朋、郭富城、胡彦斌和黄立行。伴随着苏有朋的加入,“小虎队”能否合体再度成为话题,节目组表示“正在努力促成”。

  放眼当下国产综艺节目的创作现状,“情怀杀”已经成为它们吸引关注度的利器。近一两年以来,《武林外传》剧组重聚、《我爱我家》主创重聚、《新白娘子传奇》演员重聚、《康熙微服私访记》剧组重聚、《炊事班的故事》主创重聚、1983版《射雕英雄传》剧组重聚等话题,俨然成为国产综艺节目吸引观众的噱头。

  对于这些重聚场面,观众和网友们一度感叹“感动”“泪崩”,在一去不复返的时光中回头看这些青春印记,总能带来一丝感动。

  这些电视剧承载了一代人的记忆,不可否认,这些“情怀”为综艺节目带来了很高的关注度和话题度,俨然成为了节目的“加分项”。

  当“情怀”变成套路,

  还能“加分”吗

  观众发现,“情怀”正慢慢变成套路。

  1983版《射雕英雄传》剧组、《我爱我家》剧组、《新白娘子传奇》剧组、《武林外传》剧组等,在不同的综艺节目上“合体”“重聚”,观众第一次看的时候感慨万千,看多了就不由得嘀咕,“他们怎么又聚啦?”

  相比起来,《红楼梦》剧组相聚次数可能是最多的。据不完全统计,1987版《红楼梦》剧组分别参与过《艺术人生》《影视风云路》《剧说很好看》《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录制,他们还在各大卫视晚会上通过演唱《枉凝眉》等经典曲目的方式,唤起观众的回忆。看多了《红楼梦》的重聚,观众们逐渐产生了“审美疲劳”,关注度比剧组第一次聚首低了很多。

  不少观众感叹,第一次看到剧组重聚,确实感受到了“情怀”,但如今看多了同类节目,感受慢慢在变化,有质疑声音认为,综艺节目一次次消费“情怀”。比如《天龙八部》剧组重聚后,一方面,观众感慨当年追剧的往事,表达对这部经典作品的喜爱与难以忘怀之情;另一方面,“岁月不饶人,就让美好永远留在回忆中”“情怀杀慢慢变成‘杀情怀’,童年回忆都被撕碎了”“请不要拿我们的回忆过度消费,适可而止好吗”等声音也不绝于耳。

  确实,在过去短短几年里,观众所熟知的经典老剧、经典老歌频频登场,初看之下,观众会觉得怀念经典,再三接触之后,流水线下生产的“集体回忆”也逐渐变了味儿。有分析认为:“炒情怀,本质上与迭代极快的综艺节目市场是相违背的。十年一次的惊喜变成一年一次的感慨,最终只能变成无动于衷。”

  因此,不管是影视剧还是综艺节目,如果一直沿用最轻松、简单的“情怀”套路,只会令情怀泛滥,并逐渐引来观众的漠然甚至反感。从综艺节目来看,“情怀杀”的威力一次弱于一次;从电视剧作来看,最终把观众留在剧作里的依然是引人入胜的剧情和表演,而不是那一首曾经的主题曲。

  (莫斯其格)

其自然是毫不客气地将蜗居其内的十几头獐子尽皆赶了出来,并且毫不理会几头大个头獐子在獐子洞外制造的抗议噪音,而很快就在洞内最靠里侧的位置盘坐修炼了起来。第二日正午时分,整整一上午未曾露面的青年小贩,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溜溜达达地走进了昨日那家酒楼之中。“就我所知,此獠正是用剑高手!”那红衣女子瞥了无名一眼说道,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所有人都猜出来了,应该指的就是无名。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1-06/36989.html | 编辑:张惠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