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汽车 > 正文

亲兄弟70年前失散 民警助其团圆

2019-06-26 21:52:00 | 九八生活网

无名这个名字彻底名动整个东南域,十几个半圣在他的手上如同纸糊的一般,一招就重伤了,这样的实力简直吓得死人。警告一些人不要轻举妄动!赤天的气势已经攀升到了巅峰,但是无名的气势竟然还在不断的攀升,赤天眼中难掩惊骇的神色。

“嘭!”一声巨响,宇文弘昼浑身的骨头都被一股巨力瞬间碾碎,一时间骨屑纷飞,鲜血横流。这样的一块地方,好像是经受过末日洗礼的地方,所有的灵气都泄露光了,所有的法则都被打乱了,让无名恍如回到了以前的冰魄大陆一般,一个末法时代。

  深圳控烟条例修订引争议:拟首违免罚,烟草局入控烟联席会议

  6月25日,就“《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征求意见稿)》或将修改”一事,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许冠南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如何修改)我们现在还在讨论,没有定。”

  澎湃新闻此前获得一份名为“深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的决定(草案)”(下称“决定草案”)的文件,该文件与此前发布的《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修订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相比,对于吸烟场所经营管理者的违法行为,恢复了征求意见稿已删去的“首违免罚”制度,并首次将烟草专卖部门等纳入深圳市控烟工作联席会议成员单位。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由于将公共汽车、出租车、地铁、轻轨等公共交通工具室外站台和等候区也纳入禁烟范围,上述第一稿被媒体称为“史上最严禁烟令”。值得注意的是,征求意见稿的诸多亮点之一便是对经营场所采取分档直接处罚,取消警告环节,简化执法程序。

  对于决定草案,有控烟专家认为,新的修改内容是该控烟条例“倒退”的表现。

  多名专家担忧,若在控烟执法中保留“首违免罚”制度,仅予以警告,控烟条例对违法者的威慑力将大大降低,同时增加执法成本,无法达到简化执法程序的初衷。

  对于烟草专卖部门加入控烟工作联席会议,有专家表示,该规定违反世界卫生组织的《烟草控制框架公约》。

  就决定草案的相关争议,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综合处陈姓负责人25日向澎湃新闻表示:“条例还在审议中”,并表示修改结果将于6月26日发布。

  截至发稿,对于有关修改,深圳市烟草专卖局有关负责人尚未回复。

  争议一:“首违免罚”制度回归是否降低处罚威慑力

  决定草案规定:若吸烟场所经营和管理者未能履行控烟职责,则首先被处以警告,若24个月内未改正,才会处以5000元至3万元的罚款。

  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在决定草案附后的一份说明中表示,有意见认为场所经营者和管理者履行控烟职责的能力与责任不完全匹配,建议区分不同情形由轻到重分档设置相应的法律责任。于是,最新的修订稿采纳了这一意见。

  这项修改与2019年1月28日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官网公布的征求意见稿有所不同。后者显示,对于未尽职责的吸烟场所经营和管理者,将由主管部门按照职责范围,直接处以3000元罚款;逾期不改正的,处一万五千元罚款;有阻碍执法等情形的,处3万元罚款。

  在上海政法学院教授、中国控烟法律专家工作组成员杨寅看来,对于当场发现在公共场所违法吸烟,取消劝诫程序并可以直接罚款的执法模式,已有北京、上海、杭州、兰州等多地予以采用。他认为,该模式意味着赋予执法人员“自由裁量权”,可以极大提升执法效率。

  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员、参与控烟工作多年的吴宜群也表示,目前执法人员办案过程繁琐,对于场所违法行为的处罚,通常需要几周才能办理,耗费大量时间,执法效果不佳,如果处罚仅仅是警告,将大大降低执法的威慑力。

  “简化程序是大家通过多年实践摸索出的成功经验,可以避免某些恶意违法行为,有利于法律的有效实施,为什么这次提出来又被改掉,这是我不太清楚的地方。”一名不愿具名的控烟专家称。

  争议二:烟草专卖部门加入联席会议是否合适

  决定草案引发争议的另一项拟修改内容是,深圳市控烟工作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将深圳烟草专卖部门纳入其中。

  深圳市控烟工作联席会议的主要职责包括:研究、审议控烟工作的规划、政策、方案;调解决控烟工作中的问题;督促、检查、评估有关控烟工作开展情况;有关控烟工作其他事项。

  关于纳入烟草专卖局,深圳市人大法制委员会在前述说明中称,一是《国务院关于同意成立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履约工作部际协调领导小组的批复》将国家烟草专卖局纳入该领导小组,北京等地的控制吸烟法规也将烟草专卖局列为控烟工作的监督管理部门。二是烟草专卖局作为主管烟草行业、实施烟草专卖制度的行政执法机构,也是控烟履约的主体之一,在控制烟草制品销售等环节扮演重要角色。因此,将烟草专卖局列为深圳控烟工作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是合适的。

  对此,吴宜群提出不同意见。她指出,若最终采纳该修改意见,新条例将违反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第五条第三点,即“在制定和实施烟草控制方面的公共卫生政策时,各缔约方应根据国家法律采取行动,防止这些政策受烟草业的商业和其他既得利益的影响”。2003年11月,我国正式签署该公约,公约自2006年1月正式生效。

  吴宜群认为,烟草专卖局政企合一,其利益与公共卫生政策之间存在天然冲突,根据公约精神,不应允许任何受雇于烟草业或任何促进烟草业利益的实体的人员出任烟草控制、公共卫生政策的任何政府机构、委员会或顾问小组成员。

  前述不愿具名的控烟专家介绍称,目前北京等地的烟草专卖部门也加入当地控烟联席会议,但能起到的执法监督作用十分微弱,“事实上执法特别不积极”。

澎湃新闻记者 温潇潇

每一道枪影几乎都要斩杀一具傀儡。无名一听,哪里还不知道,应该就是小狼崽了,而这女子应该也是那万妖岛上的人了,难怪实力如此强劲,就连无上府主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

  《哥哥姐姐的花样年华》 聚焦“再生家庭”痛点

  主创合影

  聚焦“再生家庭”痛点的生活剧《哥哥姐姐的花样年华》日前正在江苏卫视热播,该剧由杜军执导,王雅捷、王挺领衔主演,史光辉、周扬、赵玲琪、王丽云等众多实力派演员联袂演绎,讲述了女知青赵春雷(王雅捷饰)历经困苦磨难,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故事。日前,制片人王宏,主演王雅捷、王挺、周扬、史光辉、王丽云来南京出席了该剧见面会,见面会上30分钟片花看得王雅捷、王挺等主创和现场观众潸然泪下。随后,这群在剧中有着“亲情关系”的一家人现场捋起了剧中关系,解答了“再生家庭”如何化解生活中的种种矛盾。

  剧中王雅捷饰演的赵春雷回乡面对的是一群毫无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还与自己起了纠纷,爱情上也遭遇了“准婆婆”的抵制。制片人王宏谈到这个选题表示:“现在再生家庭越来越多,这种组合家庭的痛比原生家庭会更多,我也是《都挺好》的忠实观众,再生家庭没有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更加需要主人公的自我救赎。”

  没有恢弘巨制,也没有虚无缥缈的玛丽苏情节,“草根”情感剧更多展现的是人间“烟火气”。也正因此,这一类剧集才更能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哥哥姐姐的花样年华》剧本立意非常独特,演员演技精湛,短短30分钟的片花,看得王雅捷、王挺和现场观众潸然泪下。

  剧中王雅捷与王丽云的准婆媳矛盾也一直引导着剧情的发展,现实中王雅捷表示运气很好,没有这样的烦恼:“我公公婆婆的爱情和《激情燃烧的岁月》一样,婆婆性格像赵春雷,很大气,公公和石光荣有一样的经历。我们的婆媳关系处得非常好,我妈妈倒是经常说我。”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张艳

长矛点在山峰之上,山巅崩碎了,空气剧烈沸腾了起来,开始渐渐染红了,一缕缕血色的威压当空横扫开来,所过之处,空间崩碎开来,被碾为碎片。这种感觉不由得让两人五味陈杂了起来。“嘭!”安立成再度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无名一掌拍飞,胸口的骨头全部都被轰碎,一口鲜血喷出,直接晕了过去,被身上带着的令牌直接传送走了。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1-08/69069.html | 编辑:新兴王石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