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军事 > 正文

青训好,球队成绩才更好

2019-02-23 17:15:35 | 九八生活网

这个杨立,不知是属啥的,去无影却也来无踪,一声不响地出现在自己身后,他为凝神修士,杨立还比自己修为弱小,这种结果叫人有何脸面苟活于世啊!石暴正是玩得高兴之时,哪舍得这头漂亮柔媚的小母狮就此离去。什么都看不到了,隐隐有天音缭绕,恍惚之间有斩天覆地的厮杀声响起,姜遇和韦曲蜷缩成一团伏在地上,汪洋般沉重滔天的气势压得他们都快要窒息了,这是无法想象的劫难,如果不是时间相隔的太过于久远,哪怕是圣人都会被轻易抹杀。这种力量超越了所有修士的理解,不到这一境界根本就体会不到其中的真意。

远远看去,一个看上去单薄瘦小的人类,正将一个体格庞大的荒野雌狮搂抱在了怀中,并在原地转来转去,貌似亲密无间的样子。反正无论用多少力道,他们都会直接昏死过去,但是楚寻不同。

“巫族弟兄,历练开始,诸位都去找自己的同伴吧。”顿时手中的长刀上附着的真气瞬间开始燃烧起来,远远望去就犹如火焰一般。

  从年少成名到深陷低谷,终凭“演什么像什么”完成演艺生涯救赎

  潘粤明:明暗之间,变与不变

  本报记者 徐颢哲

  20年前,潘粤明挺瘦、挺白,演不谙世事少年郎。20年后,潘粤明胖了、糙了,开始演世故、演老练、演巧言令色。45岁的潘粤明,早不处在可以靠脸蛋儿吃饭的年纪。在这个流量小生层出不穷的年代,他想赶也赶不上趟儿。奇怪的是,当其他演员被年龄限制的时候,经历婚变后复出的潘粤明反而在表演这条路上,越走越宽泛了。

  继2017年在《白夜追凶》中一人分饰关宏峰、关宏宇两兄弟“翻红”后,潘粤明这次在《鬼吹灯之怒晴湘西》(简称《怒晴湘西》)中饰演的陈玉楼依旧没让观众失望。这部正在腾讯视频播出的作品,目前豆瓣评分7.8分,在《鬼吹灯》系列改编作品中数一数二。巧合的是,他在两部作品中的人物海报,脸上都有从暗到明的过渡,复杂角色一言难尽,恰成了潘粤明这几年人生起落的注脚。

  蜕变

  演腻了白面书生,喜欢立体些的角色

  2017年的网剧《白夜追凶》大火后,有熟悉潘粤明的观众留言:“感觉他满脸的内心台词就是‘去你的白面书生’。”“白面书生”是观众给潘粤明打上的标签,直到他2016年复出参加《跨界歌王》,节目组在屏幕上打的还是“文艺小生潘粤明”。

  拍完电影处女座《非常夏日》后几年,潘粤明的确扮演的大都是小生角色。有一回又演一个类似的角色,在片场和一手挖掘他的导演路学长碰上了。路导挖苦潘粤明说:“回头把你这几年的片子剪到一块儿,看着跟一个片子似的。”他自己也承认:“我以前对角色的理解大多数也是硬转,套一个性格上去,《白蛇传》是儒雅,《天安门》是刚毅,表演都非常表面化。”

  如今的潘粤明,对于角色有自己的坚持,不喜欢演平面化的英雄,“大家都知道这关他肯定能过。我喜欢立体些的角色,他也许能过这一关,但一定要很惨烈。”很大程度上,这和潘粤明的婚变相关,“生活中可能就是这样,英雄可能赢了,但他心里可能比输的人还要过不去,这才是真实的人。”

  许多人问潘粤明表演时如何设计《白夜追凶》中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兄弟,他的回答是“猫狗大法”。“我当时就很淘气,把这哥儿俩设想成两个动物,一个猫,一个狗,演的时候心里想着这个属性,就不会跑太偏。”实际情况当然要复杂得多DD进组期间,潘粤明拍了一千多场戏,几个月的时间都是自己和自己演。

  到了《怒晴湘西》,潘粤明演绎的陈玉楼也足够鲜活DD遇事表面镇静淡定,内心常惊慌无措,哪怕中了狸猫的陷阱狼狈无比,在进门前也要背着手装腔作势。《怒晴湘西》原著的故事,有部分按80多岁的陈玉楼的回忆式叙述展开,本身就是《鬼吹灯》书迷的潘粤明,这么拿捏人物的尺度,“一个老瞎子肯定会把自己年轻的时候说得特别完美,我想把这个人物展现得江湖一点。”

  不争

  就是运气好呗,一年一部够了

  尽管经历人生起落,那种北京胡同长大的男孩特有的状态,依旧贯穿潘粤明的生活:宠辱不惊,悠闲懒散,再掺点儿孩子气。习惯宽松的生活氛围,喜欢窝在自己舒适的世界里玩,对事业和功名没太大的野心。复出后“演什么像什么”的潘粤明,被很多人夸太会“挑剧本”,他却反复强调只是“运气好呗”,“遇到好剧本,好制作团队太难得,尽力好好演,还有什么好说的。”

  出道以来,潘粤明始终没有大红大紫。1999年开始拍戏,但直到14年后,他才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往角色得来都是“戏找人”,靠的无非是业务和人缘,以及遇到喜欢的本子时,“愿意在具体条件上让步”。他曾在采访中告诉主持人何东,“如果和哥儿们同时竞争一个角色,那我就真让了,因为我觉得还有机会,况且哥儿们开心就好了。”在影视圈内的好人缘,让他在人生最困顿的时候,遇上了《白夜追凶》。

  因为这份淡定,去年席卷整个影视圈的所谓“影视寒冬”仿佛与潘粤明无关。行业里哀鸿遍野的融资困难、项目减产、投资缩水并没有体现在他的工作量上。过去这一年,他从大年初八忙到腊月廿八,以全年无休的节奏拍了三部电视剧和一部电影。就在新一年的大年初八,他的工作又开始了。上周末接受本报专访的潘粤明,带着明显的黑眼圈,他对自己的产量要求不高,“一年为观众奉献一部好作品,足够了。”

  细心的观众发现,潘粤明担纲了《怒晴湘西》的创意策划。实际上,2012年婚变后潘粤明成立工作室,就是想开拓演员之外的路径。他在大学里学的就是“影视制作”,摄影作业拍过不少,后来干场记,“看东西有画面感”。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是说我有多大的能力,因为全部精力都专注在表演上,其他领域还没来得及涉及。”

  真我

  每天写毛笔字,还能吼两嗓子

  工作全年无休,但从小习字画画的潘粤明却没搁下爱好。微博上隔三差五晒出的素描作品以及手抄《心经》,有的是飞机上草就,有的是拍摄间隙信笔。“不是在拍戏,就是在写字画画。”有观众这样评论潘粤明的2018年。“那不叫画画。”他纠正,“真正画画得放空自己,把自己搁在一个地方足足画上几天,有想法,有色彩,可来劲了。但我铺不开,也没时间。这都是拿硬笔瞎画,属于消遣。”

  带着画板和毛笔进组,就是潘粤明的日常,连《怒晴湘西》片头的四个字都是他写的。2015年年底,他受朋友影响拿起毛笔,再累也每天要写一张,原因是写毛笔字让自己达到内心的平静。写到2017年,他觉得光写毛笔字不行,“得配画啊,所以我就把画画也给捡了起来。”

  网友调侃潘粤明“佛系”,他照单全收。在他眼里,世界是由颜色组成的,颜色对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你用自己的颜色去拼接你自己想象的世界,完成了自己的表述,这很重要。所以如果你问我,我是怎么理解‘佛系’这两个字,我觉得就是心之所至,顺其自然吧。”

“呵呵,李家神体好威风啊,在一众散修面前逞威风,真是亮瞎了我的眼。”月辉洒下,外界的气息片刻间扑面而来,老龟在一击之后仿佛被抽干了生命精元一般,苍老的像是树皮一样,整个龟身都萎缩了下去。在月辉的照耀下,它像是染上一层银辉,变得神圣威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2-10/87204.html | 编辑:胡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