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军事 > 正文

台风“安比”来袭!驾车时应该注意哪些?

2019-04-21 08:43:28 | 九八生活网

高大道士闻听对方所言,嘴角一咧,随即迈步向前,重剑划地而过,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痕。冥道噬魂刀剑在手中微微一颤,无名突然发力,瞬间一道刀气斩出,冲击,相撞,爆鸣这一切几乎完美。沈贤主怒极反笑,她并未回答,伸出一只如同莲剥的玉臂,向着姜遇狠狠扇了过去。

但是真正交手之后才发现无名确实恐怖,他的肉身太强了,无论他怎么攻击仿佛都很难伤到他。突然,一道凄厉的叫声传来,冰冷的杀意让姜遇瞬间直起鸡皮疙瘩,他猛然回过头来,视线中空无一物,但是那股如同实质的杀意并未褪去,反而是更加真实。

  中科院六年投入逾十八亿元
科技助力一带一路建设(权威发布)

  ■科技交流合作规模超过12万人次

  ■为沿线国家和地区培养近5000名高层次科技人才

  ■布局100多个科技合作项目支持“绿色丝绸之路”建设

  本报北京4月19日电 (记者吴月辉)19日上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介绍,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总体框架下,6年来,中国科学院累计投入经费超过18亿元,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科技交流合作规模超过12万人次。

  初步统计,中科院已为沿线国家和地区培养近5000名高层次科技人才(包括1500多名科学和工程硕士、博士研究生),其中许多人已经学成归国,成为共建“一带一路”的生力军。例如,国际人才计划(PIFI)吸引了近700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优秀科技精英来华从事博士后研究或开展短期访问研究。发展中国家培训班计划资助了近1000名沿线国家科研人员和科技官员来华接受技术培训。

  2014年和2017年,中科院分别设立了“中国科学院―发展中国家科学院(CAS―TWAS)院长奖学金计划”和“‘一带一路’硕士研究生奖学金计划”,资助发展中国家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优秀学生来华攻读学位。到目前为止,累计资助了1000多名优秀学生。

  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中科院率先在非洲、南美和中亚、南亚、东南亚等地区创建了9个海外科教中心,正在筹建第十个。海外科教中心成为相关各方开展国际合作的平台,吸引了一批重大科研项目,帮助所在国解决了很多困扰他们多年的民生问题,也提高了当地的科技创新能力。

  中科院联合“第三极”周边14个国家40多个机构建立了协作研究网络,开展冰川、河流、湖泊等地球科学综合考察。

  此外,布局100多个科技合作项目,支持“绿色丝绸之路”建设。2018年初,设立了“泛第三极环境变化与绿色丝绸之路建设”专项。

  为了加强科技成果在沿线国家的落地应用,中科院设立了“一带一路”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基金,联合院内外百余家科技型企业和研发机构,发起成立了“一带一路”产业联盟,还建立了曼谷创新合作中心。这些举措对推进科技成果在沿线国家的应用示范和转移转化,服务区域、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良好效果。

“你真的要将它带走?”那个看守书库的老者有些惊讶的看着无名,更意外的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书魂竟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小书魂也是他手下诸多书妖之一,只要是投靠过来的书妖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只是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一段时间就有这种变化。“不急,不急,爷是何等样人,岂会短了小店的酒饭钱,待明日一并会账即可。”店伙计闻听斗篷客所言,一边急急忙忙地摇着手,一边慌里慌张地回答着。

  再见了,武侠  

  ◎捉刀人

  2019年北京国际电影节推出了“致敬金庸”的单元,看一下片单,《笑傲江湖》系列、《东邪西毒》《东成西就》……你会发现一个很尴尬的事实:这些都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作品。无论是武侠小说还是武侠电影,这些年早已销声匿迹。甚至我们可以这样说,早在金庸大侠去世前,武侠小说和武侠电影,早已死掉很久了。

  《功夫》之后再无功夫

  有《武侠》时已无武侠

  翻翻这些年的中国电影,你会发现,根本没有“武侠”电影。

  《绣春刀》里没有武侠,只有官场;《神探狄仁杰》里没有武侠,只有宫斗;《龙门飞甲》里没有武侠,只有厂花;《奇门遁甲》和《武林怪兽》,我们可以看到编剧们对老港片的如数家珍,但最终的效果却完全无法复制当年港片的形与魂;《三少爷的剑》曾经是笔者最寄予厚望的一部,然而,徐克加尔冬升,依然无法挽救“武侠电影”。

  反而是从来没有拍过武侠片的李安,当年一部《卧虎藏龙》让武侠电影走上中国巅峰,从此之后,再没有一部武侠电影能够复制它的经典;反而是一直在搞笑的周星驰,当年一部《功夫》吹响了功夫电影的集结号,从此之后,再没有一部功夫片能够让我们如此荡气回肠。

  中国电影人也不是没有过尝试。比如《太极》,冯德伦把武侠和漫画嫁接在一起,甚至加入了蒸汽朋克的元素,然而可惜的是,故事的拖沓,使得这一尝试止步于第二集,挖得一手好坑之后无法再填;比如《四大名捕》,用超级英雄的方法去改造武侠小说,不失为西学东渐洋为中用的典范,然而,最高分5.1的“三部曲”,证明观众对这种改造并不买账。

  没落甚至崩坏,是武侠电影如今的困境,技术更好了,声光电效果更华丽了……但看的人越来越少了。

  其实说白了就一件事:武侠电影的土壤已经不在,武侠电影的“魂”已经死掉。

  武侠电影的黄金时代,正是中国电影人与世界接轨的时代,中国电影人的反思和反叛,学习和融合,造就了武侠电影的一统天下。举个例子,当年徐克拍《黄飞鸿》系列,开始请的武指是刘家良,徐克希望黄飞鸿跳起来踢“无影脚”,刘家良就大为不屑,说:“这样的电影放出去,我们洪拳十万弟子都会笑死。”徐克直接怼回去:“我的电影不是拍给十万洪拳弟子看的,是拍给全世界几亿人看的。”

  不只导演,演员和武术指导也是如此。李小龙创立截拳道,是以咏春拳为武学核心,拳击、剑击为进化元素,再将他所有曾接触过的武术,跆拳道、柔道、泰拳、角力、法国腿击术等融为一体;成龙电影里的很多镜头,汲取了默片时代的著名场面,不管是巴斯特・基顿还是查理・卓别林,都是成龙的灵感来源;甄子丹中后期的电影作品,不管是《杀破狼》还是《导火线》,都创新性地将巴西柔术甚至“跑酷”元素融入到动作之中。

  武侠电影里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层出不穷的花样,是建立在这种开放的态度与激情的创作上。然而可惜的是,这些年来,中国电影人的想象力反而萎缩了。

  他人或余悲

  亲戚亦已歌

  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里,鲁迅先生引用了陶渊明的诗句:“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但在武侠电影这里,却是反过来,“他人或余悲,亲戚亦已歌”。

  在韩剧《请回答1988》里,第一集第一个镜头,就是《倩女幽魂》里的王祖贤。韩国人至今承认香港电影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里的制霸地位;2006年的韩国电影《青春漫画》,你的微信表情包里,一定有过这样一个表情:小男孩把脸画得跟鬼一样埋在书后面,猛地回头,把邻座正在哭泣的小女孩逗得破涕而笑――就出自这部电影,而电影里面权相佑的锅盖头,就来源于这个角色是成龙的“铁杆”影迷;2019年刷新韩国影史票房新纪录的《极限职业》,开篇第一个大场面,就是警察抓“毒虫”引发的街头轿车13连撞,这个桥段原封不动地抄袭了洪金宝1983年的《奇谋妙计五福星》,但当年却是50连撞,《极限职业》抄得不过是皮毛而已。但当《极限职业》结尾,一场盘肠大战结束之后,五个警察瘫坐在沙发上,《当年情》的歌声响起时,年轻一点的观众甚至不知道如笔者这般的港片迷为什么哭得肝肠寸断,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镜头一比一还原了《英雄本色2》的ending pose。

  我们的隔壁日本,同样被武侠电影征服,从李小龙到袁小田再到成龙,他们的形象出现在无数游戏里面,成龙的《醉拳》直接催生了《龙珠》《乱马1/2》两部漫画,将整个日本漫画带入格斗时代;《火影忍者》里面,宇智波佐助的一些动作,原封不动地照搬了成龙的电影;著名武术指导谷垣健治在采访中公开说:“我入这行完全是因为成龙。”而他更是在甄子丹的武指团队里,学到了一身的好功夫,当他学成回国后,凭借《浪客剑心》系列,将整个日本电影里的动作场面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好莱坞同样如此,《黑客帝国》里的功夫场面,让整个好莱坞为之哗然,而这不过是袁和平的牛刀小试;电影界的天才昆汀・塔伦蒂诺,更是将香港电影视为他的灵感来源之一,所以他在《杀死比尔》里让乌玛・瑟曼穿上一身黄色运动服,就是为了向李小龙致敬。说到这里,给大家再普及一个小常识:李小龙是真正把中国武术引向西方的人,但他的电影并不是第一个国际放映的中国功夫片。第一部在海外正式做商业放映的中国功夫片是1971年邵氏公司的《天下第一拳》,该片曾在美国1000家主流影院同时上映,盛况空前,成为1973年全球十大卖座电影之一。而昆汀当年拍《杀死比尔2》时,更是盛情邀请《天下第一拳》的主演之一罗烈来出演“白眉”,可惜罗烈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婉拒了这一邀约。昆汀今年的《好莱坞往事》,更是让李小龙在电影中直接出镜,再次体现了此公对香港电影的迷影情结。

  令人遗憾和惋惜的是,笔者列举的这一切,都是“别人”在珍重“我们”的电影,都是“别人”在研究并发扬光大“我们”的好东西,但“我们”自己,似乎早已把这些抛下了。

  所谓“致敬”,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已经不在”。武侠电影还需不需要存在?未来武侠电影还会不会重生?这是中国电影人和观众要共同面对的问题。

“杀!”无名大吼一声,冥道噬魂刀剑瞬间紧握在手中。接下来的一刻,其缓步再次来到窗前,盯着外部的苍茫夜色,久久不动,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些什么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4-04/54447.html | 编辑:丁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