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图片 > 正文

松江区一商业广场外杂物燃烧起火 无人伤亡

2019-06-20 11:07:37 | 九八生活网

关键时刻,乱发人掷出一尊铜炉,直接将自身收了进去,躲藏在铜炉之内,任爆发的真龙虚影能量疯狂涌向这里,轰隆声不绝,这尊铜炉很不凡,虽然出现了数道裂痕,却勉强抵抗住了姜遇的攻击。“镇国公高瞻远瞩,下官佩服之至!“师兄!师兄!”

那一道恐怖的刀气就犹如一只苍天巨狼,恐怖的刀气已经完全将无名吞噬进入了其中。无名身上金光流转,每一道雷霆之力冲下来,劈到无名的身上都会发出阵阵爆鸣。

  放纵欲望 种下“毒瘤”

  将享乐当做人生追求,热衷于身边一片阿谀奉承,甘与“旁门左道”之人为伍……浙江省常山县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县长顾建华生活上放任、金钱上渴求,偏离了正确的人生航向,跌入违纪违法犯罪的深渊。

  最终,顾建华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并处罚金33万元。

  如今,高墙之内的顾建华悔不当初。

  自认为受到不公正对待,心怨组织

  没有哪棵树生来就是病树,没有哪个干部注定走入迷途。顾建华亦是如此。

  1964年,顾建华出生在一个基层干部家庭,18岁参军,21岁成为国家干部,23岁入党。在常山县委办经过16年的磨砺,又历经乡镇、部门多岗位锻炼,2012年2月,顾建华当选常山县人民政府副县长。

  回顾其成长历程,一次意料之外的干部任命,竟成他思想的重要转折点。

  2000年初,36岁的顾建华担任常山县狮子口乡党委书记,干劲儿十足的他结合自身优势,短期内使全乡各项工作走在全县各乡镇前列。此时,他恰有一篇署名文章在省级媒体刊发,在全县颇具影响力,可谓是春风得意。

  “我没有常怀感恩之心,报答组织培养,而是把成绩看作是炫耀的资本,把阅历作为倚老卖老的筹码,翘起了尾巴。”回想那段经历,顾建华反思道。

  2001年,常山县部分乡镇区划调整,顾建华所在的狮子口乡和天马镇合并,他被任命为偏远山区芳村镇党委书记。这一任命显然背离了他的预期。

  “顿时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公正对待。”顾建华回忆说,原本信心满满的他倍感失落,对组织的不满油然而生。尽管在家人和同事的劝慰下,他如期赴任,但心存不满的他,工作和努力的目的已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

  从到芳村镇工作开始,顾建华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早日离开艰苦环境,尽快调到好单位享清福。自此,他开始了自己的“两面”人生:表面上看起来仍是名“狮子型”干部,端着做事风风火火、雷厉风行的姿态;实际上却隐藏着一颗扭曲的心,贪图享乐、追求奢靡。

  与“旁门左道”之人同流,深陷泥潭

  2007年,顾建华如愿调任常山县环保局。在他看来,自己终于走进县域权力核心,有钱了,也有权了。

  但彼时的顾建华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奋进青年了。“爱与敢说大话、敢做出格事、善钻制度漏洞、能搞变通的‘旁门左道’之人交往,没有原则、只讲投缘的江湖习气,取代了党员领导干部应有的一身正气。”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八小时内”,他极力塑造自己的“良好”形象――是一心扑在工作上的“工作狂”,是亲近企业的好领导,是廉洁奉公、嫉恶如仇的好干部。但“八小时外”,他混迹于“圈子”之内,已然找不到自我。

  “常与所谓的同路人‘同流’。晚上吃饭、唱歌、夜宵接续进行,醉生梦死,乐此不疲。”在接受审查调查时,顾建华坦言,面对妻子的规劝,他不是虚心接受,而是怒目以对。第二天上班云里雾里,闭目养神,以备晚上再战。

  “用今天的眼光审视当时的我,‘四风’问题除文山会海不沾外,其余具体表现在我身上都有,而且很突出。特别是铺张浪费、挥霍无度、骄奢淫逸等奢靡之风,像是为我精准画像。”在忏悔时,顾建华这样说。

  就这样,顾建华越来越放纵欲望,追求吃穿享乐,热衷低级趣味,作风问题成为了他防线中的薄弱环节,“毒瘤”由此种下。

  “后来,他多次被人以举报其嫖娼为由要挟索要财物,不仅没有迷途知返、及时向组织坦白,反而一次次指示老板王某某支付敲诈款,自己再利用职权为王某某谋取利益。”审查调查人员说。

  插手工程项目,东窗事发

  放任不良作风之后,顾建华对金钱越来越渴求,从不想收、不敢收,慢慢转化成有选择性地收。

  顾建华新房乔迁,当看到有下属和老板坚持送来红包,借机拉近关系时,他心里充满了满足感和成就感。“他们恭维我,是为了利益;我关照他们,也是为了利益。他们做了项目赚了钱,主动送点给我,我也却之不恭。”就这样,从一万、两万开始,顾建华逐步收受他自觉信得过、帮过忙、办过事、谈得来的管理服务对象的贿赂,从心惊胆战,到心怀忐忑,再到心安理得……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顾建华把手伸向了分管的工程项目。2014年下半年,常山县计划实施城区道路亮化节能改造工程,分管该项目的他提前向某公司负责人陈某某透露相关消息,并表示可以提供后续帮助。2015年初,顾建华收受陈某某的“感谢费”6万元。同年11月,陈某某得知顾建华陪妻子到上海看病,为了能得到顾建华的持续关照和支持,随后赶赴上海,帮他忙前跑后、送礼办事。

  与一些人不同的是,顾建华受贿大多在办公室,不敢让家人尤其是妻子知道。“在乔迁新居、女儿结婚等节点,顾建华的妻子得知有老板给他送红包,都会原数甚至加倍退回。”审查调查人员说。但妻子的行为也未能阻止顾建华深陷泥潭。从违纪到违法,他最终坠入犯罪深渊。

  “我真的不该走到这一步!”面对审查调查人员,顾建华情难自抑,失声痛哭。此时他才意识到:一念之欲不能制,而祸流于滔天。(本报通讯员 吴晓夏 徐双燕)

真真是世间万物和平共处,天下一片大好和谐。龙乃是受到天地赞颂的生物,天生就附带着无比恐怖的威压,即所谓的龙威,那是天生的,即便死去也不例外。

  《中国新说唱》回归风格大变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上周六,由爱奇艺倾力打造的S+超级自制网综《中国新说唱2019》正式开播。在延续去年导师阵容不变的情况下,今年诸位导师的个人风格有了明显变化。

  曾带火流行语“skr”,并以严厉态度著称的吴亦凡,今年明显变得十分温柔。在首播发布会上他表示,今年自己虽然变温柔了,“但选人标准没有降低,内心还是严格的,今年唯一改变的是我会更加注重多样性。”节目中,吴亦凡似乎对于选手歌词中的点睛之语十分在意,对此他透露,“点睛之语其实代表了我希望追求音乐的多样性,有能吸引我的‘点’,玩嗨了才是最好的。”

  在歌词中唱出“不在乎、不服输”的张震岳和热狗MC Hotdog作为节目中最具代表性的说唱歌手,今年可谓是标准大变,在对选手提高要求的同时,也明确表示出对于“新意”的需求。张震岳现场表明自己对华语说唱的看法:“我的音乐观念是包容、宽广的,不管什么样的说唱,对我来说都可以,好听就好了。我相信说唱可以往更高的位置走,我也很看好说唱在中国的市场。”

  本季恢复了节目在最初时的体育馆千人海选环节,节目首播也有众多人气说唱歌手亮相,西奥Sio、杨和苏、黄旭、孙旭、孙骁等一众实力选手的竞逐让今年的整体竞争氛围更加浓厚。首次面对千名选手进行体育馆海选,也让导师邓紫棋表示压力不小。但首播节目中极具爆发力的开场秀让她成功控场,斩获不少网友好评。作为去年的冠军导师,今年她依旧不肯舍弃冠军宝座,自信表示:“我对我的队员非常有信心,我相信我的队员里会有冠军候选人。”

所幸两女溺水时间说来话长,其实尚短。此人缓缓道出两个字,立刻引来无数修士交头接耳,这名修士最近这段时间太引人瞩目了,留下了不少传言,更加让人动容的是,他曾毙杀过两名羽化期境界的强者,而其境界不过是龙跃期,整整相差两个大境界。而且这些人中,无论是那名金衣卫,还是银衣卫,抑或是黑衣卫,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武功大家风范,绝非普通武林高手可比。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4-04/98704.html | 编辑:岳冰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