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综艺 > 正文

高清组图:龙胜中学生举行成人仪式“致青春”

2019-04-26 22:02:10 | 九八生活网

“可能是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关系,但是无论如何,在这个时候都显得弱势了一些!”有人不忿说道。无名的眼光一向不会出错,一眼就看了出来,这贺新鸿实力虽然不错,但是明显和令狐元有不小的差距。要知道,原本二十三皇子身边,就只有两个圣境高手,他们还要相互别苗头,好不容易那个死了之后,还以为自己能上位的时候,又冒出了两个神秘的高手。

这样的实力如此的强横,真的太过于震撼了!争夺皇位并没有那么简单,并不是用一句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能过概括的了的,很可能你还在潜伏呢,有人已经击败了所有的对手整合了所有的力量,到时候皇位稳如泰山,那还争什么争。

  严防体育赛事侵权产品蹭热度 

  海关总署备案体育用品商标权逾千项 

  □ 本报记者 蔡岩红

  “奥运会、世界杯、欧洲杯等大型体育赛事举办时,也是不法分子蹭热度实施侵权的高危时期。无论是大力神杯,还是足球、鞋帽、纪念品都可能成为侵权的对象。”海关总署综合业务司知识产权处处长黄建华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海关总署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海关共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4.97万次,实际扣留进出境侵权嫌疑货物4.72万批,同比增长146%,涉及货物2480万件。其中,查获进口自/出口至俄罗斯的侵犯国际足球联合会及赞助企业相关商标的案件165宗,商品68.3万余件。

  大赛来临侵权高发

  联合执法露头就打

  国际重大赛事前夕,在消费需求的刺激下,涉及体育赛事的侵权货物交易往往会呈现出一个高峰。为确保有关赛事的顺利进行,净化赛事外部环境,有效保护有关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中国海关都会在赛事举办前后,有针对性地加强对相关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

  据介绍,针对2018年俄罗斯足球世界杯,中俄海关早在2017年8月,就在中国西安召开知识产权工作组第七次会议,制定《中俄海关知识产权工作组2017-2018年度工作计划》,双方商定,为了支持2018年6月至7月在俄罗斯举行的第21届世界杯足球赛,双方开展保护国际足球联合会相关商标权及世界杯赞助商相关商标权的联合执法行动。

  “行动期间保护的知识产权除了国际足联商标标识外,还保护有关赞助商的知识产权。”黄建华说。

  联合执法行动中,全国海关按照总署的统一部署,加强对重点航线及区域的风险研判,监控足球、服装、纪念品等侵权风险高发货物,并选派法规、风控部门及相关基层单位通关、查验、行邮等岗位关员参加知识产权保护技能培训及执法交流活动,听取企业代表讲解进出口商品侵权风险信息、侵权违法行为趋势及常见的侵权商品特点等。

  在中国海关国门前的严密封堵严打下,侵犯世界杯足球赛知识产权的“山寨”货物频现原形。

  例如,天津海关结合中俄海关联合执法行动的开展,将足球类商品作为重点打击的目标商品。2018年4月,在出口货运渠道查获58000个橡胶足球,侵犯世界杯赞助商阿迪达斯有限公司的著作权,此案是“中俄海关联合执法行动”期间全国海关查发的足球类侵权商品数量最大的一起案件。而2018年3月,阿迪达斯公司刚刚完成本案所涉著作权的海关备案。

  在偏远的拉萨海关,其下属吉隆海关也查获到了侵犯俄罗斯世界杯赞助企业阿迪达斯有限公司“adidas及图形”商标专用权的袜子480双。“案值虽小,但充分体现出海关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营造良好营商环境的决心。”黄建华说。

  保护奥林匹克标志

  严查各类侵权行为

  据记者了解,目前在海关总署备案的体育用品商标权已达1060余项。

  据黄建华介绍,2008年8月,第二十九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举行。为履行中国政府在申办北京奥运会时做出的“保护奥林匹克标志”的承诺,中国海关自2002年起就开始实施对奥林匹克标志的保护。

  在2008年,全国各口岸海关加大执法力度,对侵犯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违法行为予以严厉查处。截至北京奥运会结束,海关总署共为北京奥组委办理了130多项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的海关保护备案;全国海关累计查获进出口侵犯奥林匹克标志专有权货物近300批,案值近300万元人民币。

  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海关总署在当年4月至7月部署开展了“保护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知识产权的专项执法行动(绿茵行动)”。行动期间,中国海关共查扣侵权足球、服装、鞋帽等货物1500多批,涉及商品150多万件。

  每逢大赛事,海关还会提示各进出口企业,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在接受商家的订单时,如果其中有在产品上标注与世界杯有关标志的要求,企业应当尽可能要求商家出具获得世界杯相关授权的证明,切勿盲目接下侵权商品生产订单,避免违法风险。

  “2019年,全国海关将进一步加大知识产权海关保护力度,通过开展针对性的专项行动,有效打击进出口侵权货物违法行为,包括对与重大赛事相关的体育用品、运动服饰等相关知识产权的保护。”黄建华说。

隐隐猜到无名可能的身份之后他自然不敢托大,全力出手,如若不然,只会死的很惨。“这个是……傀儡!”无名顿时睁大了眼睛,虽然外表与人一模一样,但是无名从他们的身上感觉不到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生气,也就是说这些骑兵竟然都是死物,但是也不同于无名曾经见过的阴兵铁骑,或者僵尸,没有那种阴冷的感觉。

  第四季圆满收官,《奔跑吧》接档,新京报专访浙江卫视副总监周冬梅和沈腾等四位MC,揭秘幕后

  《王牌》不止回忆杀,更多是人情冷暖

  历经三个月,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第四季于上周五收官。在巅峰决战中,王牌家族与即将于4月26日接档的《奔跑吧》全新“跑男团”成员争夺“最强综艺天团”的荣誉称号,同时4位MC也以“视频信”的方式回顾本季节目,感动全场。

  2016年,《王牌对王牌》正式亮相,首度打开综艺市场致敬经典的先河。在四季节目中,诸多经典影视剧、综艺节目的演职人员,都曾通过游戏、才艺展示等或搞笑、或动人的方式,分享台前幕后的故事。截至本季收官,《王牌对王牌4》CSM55城平均收视率1.41,同时段实现十二连冠;12期节目,全网热搜高达312个。

  作为一档成功突破“综三代”魔咒的节目,浙江卫视副总监、节目中心主任周冬梅在接受新京报独家专访时坦言,无论表现手法和IP内容如何创新,《王牌对王牌》向经典致敬、关注人文情怀的风格是永远不会变的,“《王牌对王牌》可以让观众笑得前仰后合,也可以非常感动和不舍。相较靠热度或靠嘉宾来延续,坚持人文情怀,才是这档节目值得一直做下去的内核。”

  首推“王牌家族”概念,MC取长补短

  周冬梅并不讳言《王牌对王牌4》是她非常满意的一季节目,其中在播出前曾备受争议的“王牌家族”,无疑为这档已形成固定模式、固定班底的“综N代”带来了全新亮点。

  与过去三季由队长带领两支队伍PK不同,第四季《王牌对王牌》打出了“家族”的概念,邀请到“熟面孔”沈腾、贾玲和综艺新人华晨宇、关晓彤四位常驻嘉宾共同组成全新的“王牌家族”。沈腾和贾玲是目前最受观众欢迎的喜剧明星,两人配合默契,各种“包袱”你来我往。关晓彤擅长挑战各类舞蹈,华晨宇人称“音乐鬼才”,还别具游戏天赋。四位MC各司其职,形成比往季MC更强的家庭凝聚感。贾玲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坦言,“王牌家族”每次聚在一起都很开心,“这么多期节目(我们)培养了像家人一样的团结和默契。”华晨宇也表示,总导演吴彤曾坦言综艺感不用他担心,更多是成为音乐“王牌”,“也是这一点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和鼓励。”

  在周冬梅看来,《王牌》经历三季的磨合,直到第四季才终于形成了和谐的“王牌家族”,周冬梅表示,本季四位MC不仅最大化吸引到不同年龄层的观众,且在性格上也恰好互补,带动了节目的氛围和节奏。

  不再停留IP表面,更多关注人情冷暖

  从多次邀请春晚常青树,到“四大名著”演职人员再度重聚,《王牌对王牌》三季致敬过的经典IP超过30个。但做到第四季,IP资源枯竭、艺人难以配合等问题同样迫在眉睫。“真正的经典IP资源,又能够拿到舞台上呈现的,并没有那么多。”周冬梅坦言。因此《王牌4》尝试细化“经典IP”的角度,从《康熙微服私访记》《还珠格格》到2013届快男重聚,致敬并不再只停留在表面,而是着眼于经典背后的幕后故事和人文情怀。

  在有意促成《还珠格格》剧组重聚前,节目组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挖掘到“老佛爷”和“晴儿”这两位演员在拍摄过程中积累了深厚的情感,但却近20年未见。《王牌》便极力促成两人的重逢,致敬经典的同时,也为两位嘉宾留下了珍贵的记忆。

  在周冬梅看来,当今时代,大家都在为自己的梦想不断奔跑,已经忘却偶尔停下,梳理过去的人生,“本季《王牌》看似还是在做IP对决或‘回忆杀’,但我们加入了更多人情冷暖,不仅挖掘了人物背后的故事,奋斗岁月结下的情谊,同时也让观众有机会怀念年轻时质朴的情感。这种更具人文情怀的内容,也更容易触动大家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不仅关注于幕前,本季《王牌》也邀请到94版《三国演义》,98版《水浒传》当年的服装、道具等幕后工作人员,以及诸多坚守在平凡岗位上的素人嘉宾。在周冬梅的理解中,“王牌”的定义本就不应局限于娱乐圈,而应是“争做时代王牌”,“不一定要功成名就才是有价值的,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到极致,身边的平凡人也可以成为值得尊敬的‘王牌’,这是我们这一季想要提倡的精神。”

  【MC采访】

  沈腾 对老艺术家参加印象深刻

  新京报:这一季《王牌对王牌》与以往《王牌对王牌》最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沈腾:最大的变化就是加入了两个特别有才华的新同学,花花和晓彤。最惊喜的地方应该就是没想到导演组这么厉害,同样的游戏,每期都有不同的名字,还让很多经典作品的剧组重聚,把很多美好的回忆带回给观众。

  新京报:你曾谈到上综艺节目会有点儿抹不开面,后来是如何做到在《王牌对王牌》中解放天性的?

  沈腾:主要因为在这个节目里很放松。我们做节目就是为了给大家带去快乐,给大家解解压,如果大家觉得看完我们这个节目开心,那我们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

  新京报:这季在游戏环节是否有进步?

  沈腾:我觉得还是有进步的,毕竟游戏都做熟了,也多少掌握了一些技巧,而且这一季比之前多了很多唱跳模仿的部分,我要是再年轻点,都能偶像出道了。最喜欢的环节应该算是传声筒出题的时候,导演组出题可能会考虑难度,但我们互相出题,手下都不留情,看对方哑口无言,心里别提多满足了。

  新京报:参加《王牌对王牌》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沈腾:这一季节目组请了很多的老艺术家,比如之前请到的谢芳老师,今年已经84岁了还是很有精气神。谢老师在节目上说到她那个年代拍戏条件很艰苦,但是不管导演编剧演员都很敬业。我们现在的条件和技术真的是好太多了,所以更应该好好珍惜。

  贾玲 和言承旭搭戏很深刻

  新京报:这一季《王牌对王牌》给你带来了哪些惊喜?

  贾玲:惊喜,算起来还是挺多的,包括有时候节目组一个环节的设置,可能会把我们弄得手足无措,但是还是能被机智化解(笑)。还有就是每一期经典的主题,不单单是对观众,对我们来说都特别有意义。

  新京报:这一季关晓彤和花花是新MC,一些观众认为不少综艺环节都是你和沈腾在激发他们的综艺感,如何评价他们在综艺中的表现?

  贾玲:也没有,各自分工不同吧,花花基本会期期唱歌,晓彤会表演舞蹈,我和腾哥俩人这两项都不行就只能负责说话了(笑)。我觉得花花和晓彤非常棒,他们有突破自己,做得很好。

  新京报:这一季你最喜欢哪一期?

  贾玲:比较深刻的还是和言承旭吧,因为见到了少女时期的偶像,相信女性观众都会有圆梦的感觉,哈哈。还好,看不到我的脸现在都在微微泛红……

  关晓彤 一开始担心综艺感不够

  新京报:之前很少为综艺节目担任固定MC,接到邀请后有没有一些顾虑?

  关晓彤:缘分吧,刚好是一个对的时间。总导演吴彤哥哥告诉我会有很多致敬经典的环节,每期也有不同的才艺展示,挺想挑战一下自己。一开始担心自己综艺感不够,接不上话,但是既然节目组信任我,我也要相信自己。

  新京报:录制节目初期,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关晓彤:每周的录制都有才艺,基本都是跳舞,给我练习的时间不多,经常是先跟着视频熟悉动作,然后提前一天到台里舞蹈室练。时间很紧张,担心自己完成不好。

  新京报:《王牌对王牌》的传声筒环节,不少观众评价你记忆力非常好,有没有什么秘诀可以传授给大家?

  关晓彤:我记忆力确实还行,然后就是要仔细观察,边记边想,在脑子里连成一个线索,会更好记住和还原。

  华晨宇 第五季还愿意来

  新京报:录制节目初期,你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或困难是什么?

  华晨宇:最大的困难是我觉得自己不太爱讲话,但腾哥和贾玲姐帮了我很多,会在节目中经常点我,跟我聊天,他们可能怕我在节目中除了发呆就是发呆,没有什么镜头,哈哈。还有一个困难是玩那些游戏,因为我之前没玩过,所以最开始总是懵懵的。

  新京报:观众评价你不再是综艺小绵羊,是如何提高自己的综艺感的?

  华晨宇:后期很多游戏我都玩过了,知道这些游戏的小套路,所以越来越放松。另外,和王牌家族非常熟悉了,就会比较敢讲话。再就是我刚开始很放不开,后期才转变为“主人”的角色。当有其他飞行嘉宾来的时候,就有了主人接待客人的感觉。

  新京报:是否考虑多参加一些娱乐性的综艺节目?

  华晨宇:如果王牌做第五季,而我有幸再次被邀请,我会非常愿意来。因为我很喜欢这个节目,整个录制很开心,哪怕我们每次录制时间都很长,要熬夜,但是每次录制结束我都会想要快点录下一期。

  【经验分享】

  最能请艺人的节目组 不把嘉宾当炒作工具

  曾有观众评价,《王牌对王牌》是中国最能请艺人的综艺节目。周冬梅坦言,很多艺人非常爱惜羽毛,会谨慎于在节目中消费情怀;而一些老艺术家或幕后演职人员,甚至从没参加过真人秀。他们最终选择《王牌对王牌》,是基于节目组的诚意和专业。“吴彤是个特别执着的电视人,只要你给他留一丝缝,他会竭尽所能把你的门推开。包括这一季几位《流星花园》的主演,他从第一季就开始邀请,他不会因为被拒绝就放弃,还是会不断和对方保持真诚的沟通。”

  此外,节目组也愿意站在嘉宾的角度考虑,不将其作为炒作情怀的工具,而是通过节目的设计,让嘉宾也有机会重新对人生和情感进行梳理。“我们的初衷是希望嘉宾不虚此行,可以从节目中获得一些营养,甚至可能还会打开一些心结,而非当成一个通告。”周冬梅坦言。

  打破“综三代”魔咒 不断创新跟自己较劲

  如今市场对于“综N代”唱衰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奔跑吧》等节目却在大浪淘沙下成为了长寿综艺。

  在周冬梅看来,不断创新迭代是保持“综N代”艺术生命常青的不二法门。“跑男七季做下来,几乎没有一期节目是重复的。以前是每一期撕名牌规则都不一样,后来干脆名牌也很少撕了,终极挑战可以是黄河岸边的大合唱,可以是联合国舞台上的一次全英文演讲,也可以是一场国际学霸龙舟赛。为了不重复自己,节目主创团队各种和自己较劲,不到录制前的最后一刻,方案都不会停止修改。”也正因为团队有这种死磕到底的创新求变基因,周冬梅对“大换血”之后的新一季《奔跑吧》充满信心。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而另外一边齐非凡也慢慢被三人压入了下风,虽然他的实力比起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更要强横,但是在面对三人联手的时候,依然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这是控鹤七圣手,不过在穆胜杰的手中和在那个窦和星的手上施展出来,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有好几位丹道大师,有一位出席就已经足够让许多人趋之若鹜了,何况还是这么多人一起前往,说不定整个飞星界都要沸腾了。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4-14/78621.html | 编辑:隋恭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