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足 > 正文

7月份中国物流业景气指数为50.9%

2019-04-21 09:14:04 | 九八生活网

城池之中一处酒楼,无名寻了一个位置刚刚坐下不远处传来一声惊讶的声音,却见是五六个武者,其中一人赫然就是之前被无名吓走的那个红衣女子。片刻之后,石暴慢慢地自一处近乎圆形的水面上,悄悄地探出了小半个脑袋,随即其鸟悄无声地向着四下一逡巡,接着又屏气凝神地聆听一番之后,这才缓缓地将整个脑袋伸出了水面。与此同时,尉迟闯发一声喊,却是兀自东砍西斫,并不前行,像是要把缺口再扩大上一分似的。

“哼,就凭你们,想杀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无名冷笑着说道,双方都已经彻底撕破脸了,也没什么可以缓和的了。不过这种疼痛,对于无名来说和挠痒痒也没什么区别。

  车辆限购理应执行投机耍滑自担其责

  合同法相关规定  第七条 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尊重社会公德,不得扰乱社会经济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  第五十二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一)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二)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三)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四)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相关规定  第二十五条 对案外人的异议,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标准判断其是否系权利人:(二)已登记的机动车、船舶、航空器等特定动产,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的登记判断;未登记的特定动产和其他动产,按照实际占有情况判断。

  □ 本报记者  徐伟伦

  □ 本报通讯员 刘婷婷

  目前,全国已有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贵阳等多个城市实施摇号购车政策。在北京,每到双月的26号,不少人都在转发“锦鲤”,希望借此获得好运,顺利中签北京市小客车指标。但在日渐趋低的命中率下,结果总是难免几家欢乐万家愁。

  然而,为了尽快成为有车一族,有人使用外地车牌反复办理进京证,有人则想到了借名购车、租用指标等方法解“燃眉之急”,殊不知这些方式均暗藏风险。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梳理了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相关案件,跟大家聊聊“车牌指标”的那些事。

  租赁京牌遭反悔 协议无效自担责

  李某通过中介认识了马某、赵某夫妇,2017年5月18日,赵某持结婚证、马某身份证、代理机动车业务授权委托书及北京市个人小客车更新指标确认通知书与李某签订了《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约定马某将登记在其名下的小客车更新指标出租给李某使用,租期20年,租金5.2万元。当日,李某全额给付赵某租牌费5.2万元,并用马某身份证在某汽车销售公司办理购车登记,购买了车辆,并交纳车辆购置税,为车辆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保险,与赵某商定3日后为车辆上牌。

  然而,到了约定日期,赵某以马某将身份证拿走,不能继续用马某指标为由未出现。无奈之下,李某诉至法院,要求确认《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无效,并要求马某、赵某返还车辆指标使用费5.2万元,赔偿其购车费、车辆购置税、交强险和商业险费用、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

  对此,赵某辩称,其系代表马某与李某签订的租赁协议,并非合同当事人,亦未收取任何款项,不同意原告全部诉求,认为本案与其无关。而被告马某未出庭应诉、答辩。

  房山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订立、履行合同,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北京市对小客车实施数量调控和配额管理制度,该市小客车指标应通过摇号方式无偿取得。本案中,李某与赵某签订的《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是为租赁京牌指标使用,该行为扰乱了北京市对小客车配置指标调控管理的公共秩序,应属无效。合同无效或者被撤销后,因该合同取得的财产,应予以返还,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

  法院认定,李某要求偿还租牌费5.2万元的请求于法有据,因上述指标租赁协议书系双方自愿签订,双方对此均存在过错。但李某提出的赔偿其购买相应保险的保险费,与本案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不予支持。因李某提出自行解决车辆上路行驶事宜,且其明确可以办理车辆购置税退税事宜,故对其请求赔偿购车款和车辆购置税的诉求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一审后判决双方签订的《小汽车车牌指标租赁使用协议书》无效,涉案车辆归李某所有,马某、赵某应返还李某车辆指标使用费5.2万元,驳回了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庭后提醒,尽管合同应最大限度地遵循双方当事人之间意思自治原则,但约定内容并非没有边界限制。北京市现有小客车购车指标需通过摇号方式获取的规定诚然限制了京牌发放数量,为有意购车者带来了一定阻碍。但相应政策、规定的出台必然是出于公共利益最大化的考量,自然人之间订立合同不能突破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边界,否则将因此承担过错责任。租借车牌的合同并不受法律保护,租借双方均面临风险,一旦遭遇风险,可能落得车、牌两空的下场。

  借名购车被占用 究竟归谁凭证据

  马某系李某的外甥,2006年马某的父亲通过李某向北京某汽车销售公司交纳两万元定金,之后又出资24.98万元购买了丰田轿车一辆。2006年9月,该车辆办理行驶登记,登记的所有人为马某,但此后较长时间该车均由李某占有、使用。

  后马某多次向舅舅李某索要该车,但均未果,为此诉至法院,要求李某返还车辆,并支付车辆使用费。

  李某辩称,车辆是自己购买,购车时因听说市区和郊区号牌有区别,为便于去市里办事,就把车辆登记在外甥马某名下,被马某父亲的公司租赁使用。

  然而,马某父亲作为第三人出庭却称,购车定金及款项均是自己通过李某转给的汽车销售公司,因李某系原告舅舅,且在同一公司上班,为多给李某报酬才签的租车协议。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马某主张涉案轿车归其所有,有车辆行驶证、银行转账记录及出资人的陈述等证据佐证,而李某主张车辆系其借名购车,但仅凭汽车租赁合同和持有车辆登记证书,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向马某的父亲即出资人偿还购车款,故难以认定车辆系其实际出资的主张。马某自述其借给李某车辆时未约定期限和费用,故其要求李某支付车辆使用费的诉求没有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据此,法院一审判令李某返还马某涉案车辆。

  法官庭后表示,在借名购车情形下,无论最终双方因何原因打破原有的合意,一旦出借人欲占有车辆亦或是借名人想占有车牌,最终法院评判的依据只能靠证据。因此,借名购车尽管使用方便、操作简单,但存在引发纠纷或危及利益的较大可能,建议尽量不要采取此种方式。

  借牌买车遇强执 解封申请被驳回

  高某与周某因民间借贷纠纷闹上法庭,后经法院审理判令周某偿还借款,但周某未予偿还。为此,高某依据生效法律文书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审查后,依法作出查封周某名下小轿车一辆的执行裁定书,并将涉案车辆查封。

  不久,案外人刘某提起执行异议申请,提出涉案车辆归自己所有,是他通过中间人介绍从周某处购买了京牌指标,并利用该指标购买了保时捷汽车,办理了车牌号手续。面对法院的强制执行,刘某以物权优于债权为由,请求优先保护车辆购买方的利益,将其实际拥有的小轿车的车户解除查封。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案外人刘某违反规定购买被执行人周某的小客车指标,且该车至今仍未过户至刘某名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已登记的机动车按照相关管理部门登记判断是否系权利人。因此,刘某请求解除对自己实际拥有小轿车的车户的查封,理由不能成立,法院驳回了案外人刘某的异议请求。

  法官庭后表示,借牌买车多数发生在陌生人之间,双方对彼此的社会背景、经济情况、生活状态等各方面都不是很了解,一旦出借人遇到金钱纠纷,成为法院的被执行人,车辆就将很可能成为法院采取强制执行措施的财产类型。

  盗用指标又骗钱 判刑一年罚三千

  黄某与刘某本是朋友关系,但黄某却盗用了刘某的身份证,私自将刘某名下的“京牌车”过户到自己名下,又转卖至京外。

  与此同时,黄某以刘某名义申请了新的购车指标,与徐某签订购车指标出租协议,骗取徐某3.5万元。后黄某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并将钱款全部退还被害人徐某。

  法院庭审期间,被告人黄某对检察机关所指控内容未提出异议,当庭表示认罪。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黄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依法应予惩处。鉴于黄某到案后能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系坦白,并赔偿了被害人徐某相应损失,可对其从轻处罚。最终,被告人黄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并处罚金3000元。。

  法官庭后表示,黄某以盗取和出租他人京牌指标非法牟利,其自身受到了应有的法律制裁,但反观徐某的行为,也有值得引起反思之处。面对一牌难求的现实,很多人容易轻信别人所说的有特殊获取购车指标的门道,进而主动寻找或接受这些人的诱骗行为,最终车牌两空才惊觉陷入了骗局。

  此外,法官提醒,使用他人指标购买车辆,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出借车牌人作为名义上的车辆所有者,存在承担连带责任的风险,即使双方事先签订了合同,约定发生交通事故与“名义车主”无关,但当实际损失超过驾驶人赔偿能力时,出借车牌的人仍有可能先行支付。

  老胡点评:当前,我国一些城市正在实施的汽车限购是为了解决城市交通拥堵、缓解交通压力,汽车限购的规定通过摇号的方式来分配购车指标。虽然汽车限购在不同地区具有不同的要求,但均要求申请购车者符合一定条件,并且摇号购车的资格不得出租和转让。

  然而,一些人却故作聪明、偷奸耍滑、弄虚作假,为了规避汽车限购政策,或借用他人名义购车,或租用、买卖购车指标,以逃避汽车限购政策的限制。这些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是以合法形式掩盖了非法目的,因此是一种无效的法律行为,不但不受法律保护,而且应当予以谴责。

  无论是在汽车限购方面还是在从事其他民事活动时,每一个人都应当秉持诚实信用原则和遵守法律的规定,实事求是、循规蹈矩,否则一心想钻法律的空子,就可能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但得不到相关的利益,还可能受到法律的处罚,最终偷鸡不成蚀把米,导致人财两空、后悔莫及。

  执法部门对于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行为也应当增强识别能力,去伪存真、由表及里,透过现象看本质。对故作聪明、偷奸耍滑、弄虚作假行为要及时、果断认定、宣告其无效,坚决不让规避法律、以假乱真的行为得逞。               胡勇

无名在飞速成长,他又何尝不是,无论无名成长多快,他只要比无名快就是了,无名会比他更快,他根本不信。却是双眉一展,爱恨消散,相视一笑,恩仇尽泯,终是在自然而然之中,重新回归到乳水交融合为一体惺惺相惜的自然状态之中。

  把脉艺术电影:“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新华社北京4月16日电 题:把脉艺术电影:“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新华社记者 张漫子、白瀛、谢昊

  从《百鸟朝凤》出品人“一跪为排片”,到《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跳水”“舆论哗然”,近年来,艺术电影的内容创作制作和营销发行频繁引发公众关注。在正在进行的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中,中外影人提出,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是有边界的,要让商业的归商业,让艺术的归艺术。

  纪录片《四个春天》导演陆庆屹认为:“艺术片需要创作者带着个人经验去观察生活,凝视生活,从中升腾出对社会、人性的关注和体验,并记录下这些感受。它是一种‘敏感地寻找’和‘敏感地发现’。”相较之下,商业电影更偏向于以营利为目的的制作。

  “以好莱坞的体系来说,艺术片和商业片的边界很清晰。有一批电影就奔奥斯卡,有一批电影就奔市场,荣誉奖给奥斯卡电影,市场则交给市场化的电影去实现。”导演宁浩说,尽管我们的市场已经用票房清晰衡量了商业片的成功,但目前对于艺术电影的评价标准和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

  “相较于美国、日本和欧洲一些国家,我们在艺术电影的多个方面还有很大进步空间,我们需要更加专业。”路画影视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蔡公明认为,专业不仅体现在艺术电影创作制作的专业化,还体现在融资、宣传、发行的专业化;创意不仅要做到创作有创意、制作有创意,也要做到营销发行有创意。

  艺术电影如何走向更加大众的市场?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黄群飞认为,宣发是一个纽带,用来连接艺术电影和适合他们的观众。

  “而事实上,我国艺术电影在宣发方面和商业影片的宣发没有区别,对艺术影片采取商业影片那样‘一下子铺开’的营销方法是不妥当的。从美国的实践看,他们的院线分为大规模放映、平台放映、有限放映三类,能精准锁定与影片相匹配的观众群。我们目前还没有达到那样的专业化。”黄群飞说。

  怎样才算是成功的艺术电影营销?蔡公明认为,首先是尊重艺术片的特点和规则,要有清晰的定位和目标,关注并满足核心观众的诉求。名不副实的宣传是影片营销的大忌。其次,讲究精准的分层,根据影片体量的不同、市场潜力和预期的不同,进行专线或全线上映的分类选择。

  随着国产电影类型日趋多元,中国电影市场愈发成熟,艺术电影如何定位、如何走入市场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法国导演泽维尔・勒格朗、美国电影制片人雅明・奥布莱恩等建议,艺术电影导演需要精确定位自己的每一部电影;宣发团队需要考虑如何围绕影片特色进行营销;不同预算和市场预期的电影划分也应更加清晰,这样才有利于艺术电影导演和他们的作品走得更好更远。

那五彩的神芒瞬间将他给包裹了起来,他无论怎么挣扎,都挣扎不掉。石暴不由得摇头一笑,旋即将金衣卫的一应衣物全部穿戴了起来。事实上,漠驼袋不仅仅可以作为储水用具使用,更是可以作为储气之物,能够确保其在深水之中潜息生存,逍遥自在。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4-16/70632.html | 编辑:雷艳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