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生活网首页加入收藏设为主页网站地图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汽车博物馆前绿地变靓啦

2019-05-23 15:32:55 | 九八生活网

“似乎有一团血雾飘过来了,不能再前进了。”姜遇开口说道,他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寒毛直竖,不住后退。血雾中带着不祥之物,现在隔得有些远,只有随眼才能够看到其中的杀机。“没事,要不我们去通报一百夫长去!”对于这样的结果无名显得比较淡定,自己已经是之枯境界的高手了,但是在这个大陆要想找到莫轩,只有登上巅峰位置才行。

枯帝身化一道青光,如一道光电一般向无名冲撞而去。无名身上的元气滚滚运转,远超先天巅峰的高手,浑厚无比,一刀一刀的劈出,刀影形成一阵刀幕,每一刀都能劈碎了空气,发出一阵一阵的噼里啪啦的爆鸣声。

  

  王永民 受访者供图

  当前汉字输入法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除了五笔输入法,还有拼音输入法。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语音输入也渐渐被人使用。

  作为“王码五笔字型”的发明者,王永民如何看待拼音输入法和语音输入法带来的挑战?

  在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专访时,王永民表示,汉语拼音原本是为汉字注音的,如果推行“用拼音代替汉字”,汉字必然会“安乐死”,实际上拼音输入是汉字文化的掘墓机。而语音输入法同样避开了汉字的字形,必然使人提笔忘字,给人们带来某些方便的同时也让人们越来越不知道汉字的内涵,离开了汉字的字形,实际上是给汉字文化挖坑。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计算机刚进入中国的时候,汉字输入成为一个“卡脖子”的事情。你当时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为什么选择研究形码?

  王永民:计算机来的时候,有人说汉字要废除了,要拼音化了,这实在不能容忍,打心底是抵触的。1978年有人研究音码(按照拼音编码),也有人研究形码(按照字形编码),这是两大流派,并行不悖。但是最终能够从根本上解决汉字输入问题的,必然是形码。

  因为拼音只有400多种,汉字国家标准里面有27533个字。 每个读音平均对应几十个字。读Li音的字有407个,如何用拼音代替?实际上,拼音输入是汉字文化的掘墓机。从1978年到现在,整整41年时间,我一直在研究形码输入法,包括高效的五笔字型和简单易学的数字王码,还有引发汉字查字法革命的《王码查字法》。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你刚开始研究形码的时候,心里有把握会成功吗?有没有想过最终要做成什么样子?

  王永民:一开始普遍认为,将汉字输入电脑就要给汉字做专用键盘,因为汉字成千上万,西文一个字母一个键就能解决问题,如果我们一个汉字一个键,不仅键盘大,汉字输入永远也快不了,而且,谁能记住每个字都在哪里?

  所以,我们必须甩掉大键盘,专门为汉字做一个小键盘。当时我经过研究,用了两年时间,对汉字作理论分析和统计,找到了汉字的基本规律,还是《说文解字》里面的话:“独体为文,合体为字。”汉字虽有几万个,但是组成汉字的基本单元即“字根”却可以很少。经过优化综合,我找出了125种字根,并且自己做了一个62键的键盘,重码非常少。

  1982年,62键是全国最好的四个方案之一,但是后来发现这个设计毕竟需要专门做键盘,体积还是很大,所以就进一步压缩。一直到1982年6月2日,我研究出36键方案,这时就不需要再做键盘了,因为标准键盘本身有26个字母键和10个数字键,刚好36个键,汉字已经能很好地用标准键盘输入计算机了。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1982年冬天,你带着优化了的36键方案,来到河北保定华北终端厂上机试验。36键方案在当时已经很好了,你为什么还是不满意?

  王永民:我们在河北保定进行36键上机试验的时候,有消息说台湾一个叫朱邦复的人发明了“仓颉码”,用的是标准键盘,26个键,当时是世界上最好的。我们研究了几年弄了个36键,人家台湾已经26键了,36键打汉字,要打数字还得换挡,所以,在保定我毅然决定扔掉36键,大胆创新,用十天时间成功试验了26键的新设计,但是真正完全定型,还需要几个月的努力。

  1983年元旦,我们在保定已经能用26个键打出7000个汉字,这是一个主要指标超过了台湾仓颉输入法的方案。每个字最多打四下,不但打字,还可打词汇。当初36键方案本来就可以向河南省科委交卷了,但是我们不满足于36键,必须更进一步,发明了“末笔字型识别码”,实现了理论的重大突破,实现了汉字输入技术的登顶一跳。

  整整五年,1800个日夜发明了五笔字型,那是一个日日夜夜工作,编写了12万张卡片,不知疲劳不知辛苦,蓬头垢面像疯子一样的年代。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汉字输入,是一个涉及文字学、计算机科学、人机工程学、概率论等多种学科的交叉学科。你是无线电专业出身,你怎么应对这种交叉?

  王永民:汉字输入本身是个非常复杂的交叉学科,字根在键盘上怎么摆,这里有很大的学问,并不是像鸡蛋一样可以摆来摆去,哪些字根与哪些字根可以摆在一起让重码最少,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数学问题,要建一个数学模型才能完成。另外,打键的时候要保证手指的功能协调均衡,打得快,手指不紧,重码尽量少,这又是一个数学问题。

  我是边研究边学习,中国科技大学并不是什么都学习了,在学校里主要是学会了科研的方法。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由于五笔字型需要一定时间的培训才能够熟练使用,你是如何将它推广的?推广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障碍?

  王永民:1983年12月5日,我在南阳举办了全国第一个五笔字型学习班,刚发明出来不到半年,中央各大部委几乎都派人来了,60个中央单位都跟我签了协议,用5天时间,我亲自教他们学会了五笔字型及软件使用。

  1984年下半年,因为参加了一个计算机进入中南海的“进海工程”,我负责输入软件,于是就到北京来了,住在中央统战部招待所地下室里。

  住在地下室也很艰苦。吃饭也没钱,地下室一天7块钱房钱我老交不起,早上都是窝头馒头加咸菜,咸菜不要钱,王府井大街上的自来水不要钱,就这么过日子。肝病后来复发了,复发了以后精神很不好,但是工作非常忙,兜里经常揣着遗嘱,有几个要好的人,我都把遗嘱写好给他们。

  当时没钱去医院看病,也没时间去,病全是拖好的,很少是治好的。当你高度集中精力完成一件事的时候,实际上每一个细胞都集中到一个地方,去攻克一个堡垒,人身体的自愈能力真的非常强。

  后来我到100多个单位免费讲课作报告,五笔字型普及开了,各大部委都会用了,我是乐在其中,苦在其中。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1984年,你的五笔字型第一次在联合国总部演示,当时他们看到您用标准键盘输入汉字,是什么反应?

  王永民:1984年8月份到联合国总部演示的时候,在屏幕上的汉字一串一串飞出来,一个联合国副秘书长问都没问我,直接伸过手来把我们的键盘翻过来看,她应该是怀疑这个键盘下面有什么猫腻。我就说,it’s just your keyboard!(这就是你们的键盘!)当时美国的大报纸头版都写着大标题:“举世称难,今迎刃而解”“中国软件大突破”!

  五笔字型现在联合国总部、东南亚各国都在使用,全世界“形码”里面占主导地位。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现在可以直接将语音转成文字,你怎么看待这一挑战?

  王永民:说一段话能直接显示出字,人工智能的发展在文字输入方面给一些人带来了惊喜和方便,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但是这样下去就更加不会写字了。中国的文化都在汉字的结构里面,比如休息的“休”,一个单人旁加一个木,我们古人就知道一个人靠在树上不干活,那就是休息。人工智能进来后,这个意思都没了,汉字内涵都忘掉了,所以汉字的文化就丢掉了。

  尤其是“语音输入”,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使用。比如你念个“梨花树”的“梨”,机器会显示很多同音字,你还是要挑选字,所以真正最有效最直接最终解决汉字与计算机关系的方法,就是汉字输入,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有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计算,纠正一篇文章里一个错字,所花费的代价是正常输入300个字的功夫。所以这个功夫都算上的话,远远不如一开始就按字形输入,因为这巩固了汉字文化的传承和记忆。汉字的字形好比是人体,而读音像是衣服,抓住衣服丢了人,汉字文化就完了!计算机时代带来方便的同时也有弊端,投懒人之所好,使人越来越懒,不要上当,那是给汉字文化挖坑!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目前,拼音输入法运用比较广泛,很多人都不会五笔输入法,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王永民:现在汉字沙漠化,错字百出,越来越多的人不会写字,提笔忘字,汉字出现沙漠化倾向,完全是“拼音代替汉字”惹的祸。很多人提笔忘字,原因是不按照汉字的字形输入汉字,如果用“形码”输入,打字几乎就等于写字,当然不会忘了汉字。问题是现在学校里只教拼音,甚至推行“一语双文”,用拼音代替汉字,而不教任何“形码”!学校里不教“形码”,学生们当然就不会了!现在学生们说,我们用拼音不用学,你怎么不用学?你学拼音学了多久?你拿出十分之一的时间学五笔这样的“形码”,学一阵子,用一辈子,汉字绝对不会产生危机!

  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中华民族能从意识形态和文化自信的高度,端正对汉字的认识。汉字决不是某些人所说的“落后文字”!而是优秀的文字,是我们文化自信的伟大基石!是维系国家统一的强大的精神纽带!在信息时代,不能进入电脑的文字将被淘汰!只有把汉字打进电脑,汉字才能活起来!用“拼音”是决不能把国家标准中的27533个汉字输入电脑的!只有把五笔字型这样的“形码”纳入全国中小学教育,才能彻底解决汉字进入电脑的障碍!由于对“拼音”的认识错误,已经造成了20年来的汉字的危机,不能再迟疑了,再迟疑。再过十年,如果不纠正,一代一代人只在常用的几千个常用字里面打转转,越来越淡化远离汉字的字形,进而丢失了绝大多数汉字,汉字必然安乐死,这是汉字文化的面临的重大危机。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你刚才说,汉字出现沙漠化倾向,是“拼音代替汉字”惹的祸,如果淡化汉字的字形,汉字必然安乐死?如何理解这句话?

  王永民:虽然汉字有“形音义”三大属性,但汉字的本质特征是图画,字形,它们才载有汉字的全部信息!字形始终是汉字的灵魂,是汉字的根!任何离开汉字的字形的所谓“输入法”,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汉字的输入难题!至多是一种辅助!大力推行拼音输入法,企图用“语音输入”全面解决汉字的输入问题,必然让人们对汉字的字形渐行渐远,最后让汉字这个中华文化的血脉之根,根烂苗枯!更加可怕的是,如果丢失了汉字的字形,各种方言地区都用“自己的拼音文字”,中华民族的团结和统一,必将受到威胁!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目前你正在研究什么课题?你对王码五笔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王永民:现在一直在研究五笔字型,不断完善提高,因为操作系统是外国人的, windows操作系统每更新一个版本,我们就得跟着人家跑,重新编写软件,重新花钱买一个操作系统的使用权。我们中国人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这是一大失误,幸亏没有第二个失误,中国人有自己的输入法。

  小孩们都会玩游戏,王码五笔字型难道比游戏更困难吗?简单多了。我研究两年了,发明了一套方法,第一不用背字根,第二不用拆字。由南阳师范学院软件学院正在实施,叫做“动漫游戏学五笔”。这个软件将在全国免费使用,使所有学五笔字型的人像玩游戏一样,轻松愉快地学会五笔字型。(孙秋霞)

  

长老席中诸位长老也都纷纷议论道。在万劫谷第六层及第七层的古道交接之处的入口就听“啵”的一声轻响,空间之中顿时传出一股不小的能量涌动。独远,风,洛丹就那样那样突破了万劫谷第六层和第七层之间这一道能量不小的妖界结界。独远,曲之风就那样出现在了第七层结界边缘,这也是独远,曲之风第一次如此真正意义上感觉这道妖界结界的存在。显而易见这万劫谷妖界之地一层比一层的结界更为难以突破,眼前狂风扫沙,一望无际,无边无际的沙漠之地在一片缓冲之地过后就那样呈现在独远,曲之风两人的视线。

  相比传统文学,网络文学无疑是“新生儿”,随着时代变迁,逐渐成熟的网络文学也在发生新的改变。不同于以往作者在网上更新小说,读者单纯追文的单一模式,如今的网络文学版图更像是读者和作者共同参与创作的天地。随着粉丝亚文化越来越成为一门显学,网络文学生态也开启了新的演变。近日,由中国作协主办的第二届中国网络文学周在杭州举办,《网络文学名家名作导读》新书发布会在杭州举行。5月15日,从“起点中文网”走出来的网文白金、大神作者们和读者、编辑齐聚一堂,共话新时代下的网络文学――

  新趋势 读者参与必不可少

  “网络作家和传统作家最大的区别,应该是和读者的关系。传统作家如果想直观地了解读者对作品的感受,其实蛮难的,但网文你可以立刻知道读者是不是喜欢,作者可以无时无刻和读者互动,我非常喜欢这种模式,甚至认为这是网文的核心基础。”白金作者耳根坦言,“我的每部作品都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是千万读者和我一起在创作故事。”

  耳根说,刚写网文时,每当有读者预测到故事情节,他总觉得不过瘾,有点不开心,甚至会故意拧巴地改变故事走向,但后来,他发现,其实被读者猜中也是某种认可,“这样的互动对我来说我很有魅力的”。和耳根有同样感受的另一位白金作者孑与2,他将读者视作一起创作的朋友,“我们一起写书,一起成就一部作品,很多时候是书友掌控小说的进程和方向,我也经常从读者留言中获得灵感。”

  “每天把读者的留言看一遍,基本上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但我认为看读者评论是必要的功课,你会知道读者的反应,自己的创作有没有往写崩的方向走。网文的纲架构一般都比较大,具体到每一章的创作,作者本人可能会对‘写崩’不那么敏感。读者并不知道后续剧情,他们对小说最敏感,判断或许会更准确。”专写科幻题材网文的白金作者远瞳说,读者的参与是创作必不可少的环节,在他刚开始从给《科幻世界》写短篇小说转向写长篇网文时,读者的意见给了他不少启发和帮助。如今,远瞳的作品《黎明之剑》《异常生物见闻录》稳居科幻类小说榜首,《异常生物见闻录》的小说也改编成了漫画,和读者的互动变得更丰富多元。

  新玩法 书友们发“阅读弹幕”

  和读者“共同创作”是网文作者们提到的高频词,这不仅意味着互动成为网文的重要元素,也意味着阅读不再是独自一人的事。随着移动阅读越来越普及,阅读碎片化、社交化成为新趋势,读者和作者、读者和读者之间的互动需求也更强烈。2017年,起点读书推出了“本章说”功能,读者可以在每段或每章之后发表评论,该功能也被大家称作“阅读弹幕”。

  以“会说话的肘子”代表作《大王饶命》为例,进入小说第一页,你能看到每段文字后都跟着一个数字:99――这是能显示的段评数量的上限。2018年,起点有两部作品的“本章说”达到百万级别,2019年不到半年,百万级“本章说”的作品数量就增加了11部,速度惊人。在内部编辑看来,一部作品只有“弹幕”超过了“10万+”才算是高人气。对于网文来说,人气代表着一切。

  阅文集团产品运营副总经理兼起点产品负责人梅仁杰介绍说,截至2019年4月,起点平台上已累计7700万条互动评论数据,段评不仅提升了读者的人均阅读时长,也带来了付费率的提升,这对平台和作者来说无疑是一次双赢。

  在阅文集团内容运营总经理兼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看来,网络文学正在迈入IP粉丝文化时代,“社交共读、粉丝社群、粉丝共创”成为内容平台最突出的三个特征。针对网文生态的变化,书友圈、角色圈、兴趣圈等垂直用户社区应运而生。目前,“书友圈”累计发帖722万条,浏览量高达3.3亿;“兴趣圈”有361个,最大的兴趣圈用户近30万;“角色圈”则让读者有机会直接参与作品角色的完善,在粉丝共创机制下创建的角色超过了9万个。

  针对新的生态变化,起点对外公布了“百川计划”,在“原创内容”、“衍生分发”、“粉丝互动”上加大投入,鼓励作家多元化和个性化的创作,让优质和特色作品脱颖而出,鼓励用户用更多元的方式支持喜欢的作家和作品,让粉丝行为变成一种推动力,从作品助力IP孵化,帮助更大范围的创作者获得内容和收入的成功。

  新动向 “网文出海”在国外圈粉

  “网文第一时间直接面向读者,如果读者不买账,你觉得自己写得再好也没用。”阅文白金作者横扫天涯说。从2008年开始网文写作的横扫天涯,在历经了辞职、重新找工作、考入在编教师之后,在今年3月还是辞掉了体育老师的工作,全职写作。“以前,媳妇总觉得如果没有正式工作,她心里不踏实。但是白天上课晚上写作的状态,身体实在吃不消。”横扫天涯说,最终打消妻子顾虑的是去年靠网文带来的总收入。2018年度,他的海外电子阅读收入近百万元。

  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尽管写了10年,横扫天涯第一次感觉自己“写成功”是在2017年。此前,他有过无数次怀疑和自我否定,在连续几个月没有网文收入时,甚至拉下过面子恳求他主动请辞的单位领导再次让他回去工作。不少读者说,横扫天涯是靠勤奋写出来的作家,他本人对此并不否认。“我不是天分型作者,但一直坚持写下来了。如果不是真喜欢写玄幻,没办法写这么多年。早期我加了一个作者群,300人里还在继续写的,只剩下几个人。”横扫天涯说,如果年轻人真喜欢写网文,一定要坚持写下去,“坚持是最重要的。”

  2017年,阅文集团海外门户起点国际成立,网文的英文翻译作品上线,横扫天涯的代表作《天道图书馆》成为海外最火的网络小说之一,长居人气榜和推荐榜第一名。这部小说的英文版译者Starve Cleric是新加坡的在校大学生,本来就是横扫天涯的忠实粉丝,两人靠微信交流共同完成了翻译工程。“因为是玄幻小说,比如元胎、破空境、飞升、金丹这类词语,如果翻译成拼音,外国读者很难理解。我们会讨论具体意思,再意译成英文单词。现在起点国际成立了专门的词汇库,比如玄幻题材的常用词会有统一的译名,这对翻译和外国读者都会比较方便。”

  横扫天涯说:“高考英语我只考了40分,但现在靠着翻译软件,我也能看懂外国读者给我的评论,很多读者觉得《天道图书馆》很幽默、很奇特。”在他看来,国外读者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好奇,而玄幻仙侠类小说讲述的故事,带有传统文化元素,又带有神秘趣味,思维也是中国式的。“中国读者对这类题材已经习以为常,但国外读者之前没有读过,他们觉得新鲜有趣。”横扫天涯说。

  除了海外圈粉,《天道图书馆》在去年还售出了影视、游戏等版权,对于横扫天涯来说,眼下或许是属于他的最好时刻。他计划在今年八九月完结《天道图书馆》,然后带家人出去转转。记者问,完结后打算歇多久再开写下一部?横扫天涯笑着说:“本来我想休息一段时间,但编辑建议我可以早点开写下一部,不要让大家等太久。”

如此看来,在这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如果强行服用玄冰珠或者上品玄冰果的话,其效果最终到底如何先不做判定,单单这种暴殄天物的想法,恐怕就已经足够让他人口诛笔伐贻笑大方了。乔老头却很严肃,声称这是真的,并且抛下一个更重磅的传闻,有位“仙”曾经莅临过此地,在随山内哭泣了一晚上,仙泣血,天道崩,那晚西界所有修士都人心惶惶,内心颤动,仿佛天要崩塌了一样。说话的少年也许是连日奔波,行至此处,偶得山泉,便雀跃欢呼不已,一声长嘶,适才才有了声音的远播,这才惊动了杨立。

本文链接:http://www.kj77555.com/2019-05-07/20857.html | 编辑:马瑞祥